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发布于2016-12-13 09:04   浏览次   作者:罗马易  
  第一部分:
  划时代
  小时候,快乐是什么?
  是在乡村的茅草屋檐间躲躲藏藏,伙伴老半天找不到,守他路过,蹦出来,吓他一吓;是跟着大个的穿梭在座座青山,窥视洞穴里是否真的有乌蛸蛇,然后过了老半天,飞窜出来一只翠鸟,惊得皮跳肉麻;是攀爬上十米来高的大树,惊起一座林子的白鹭,那蓝天布景上的轮廓就如蒲公英被风吹散。然后一只魔爪伸入枝干搭起的鸟巢,取走雪花点的鸟蛋……
  可爷爷说这是浪费时间。他要我跟着去牧羊,在杜鹃花灿烂的山包接受他的教育。爷爷说做事要像模像样,不要不人不鬼。不要成为一条一生肚皮贴着地面游走的蛇,要听大人们的话;爷爷说勤快勤快,有饭有菜。懒懒惰惰,一生挨饿。他教我懂得勤奋是最为可贵的品德,无论做什么都要有好习惯,一心一意。
  爷爷要我去读书。
  较大时,快乐是什么?
  是每天课间十分钟偷偷跑到山坡的蜜蜂窝旁,跟同学抢捕蜜蜂的数量;是在教室、操场、弄堂,打扑克、玩弹珠,跳皮筋、玩纸张,津津乐道某男同学与某女同学的关系,然后被男的听到谣言,追着打;被女的听到,破口大骂,再狠狠的掐你一下;是听说某学长要和某学长火并,然后全校男生化成两派,积极准备迎战,较量出本校老大。结果被家长得知,两位老大被打得鼻涕横流,唾沫横飞……
  可爷爷说这是浪费光阴。他翻开我的日记,里边尽是抄写的歌词和胡编瞎掰的顺口溜。什么龙王下令,一定要听;什么如果不听,马上死定。
  他要我转校,到城里念书。为了转校证他围着校领导转了三天。
  更大时,快乐是什么?
  是在课间注目同学的漫画书,嫉妒的咬牙切齿;是在小卖部看别人炫酷的四驱赛车,羡慕的口水直流;是溜冰鞋,是台球室,是《游戏王》的纸牌还是《传奇世界》的刀具?我思索,沉寂着。
  后来,我看着《多啦A梦》、《七龙珠》、《九龙珠》的漫画;我的赛车一辆辆被折磨的四分五裂,不成摸样,被溜冰鞋摔伤,台球室闹事,见刀斧伤人。我毅然选择书本,看鲁迅,看名著,读唐诗,读宋词。
  成长时,快乐是什么?
  快乐是拒绝加入进游戏厅、网吧的队伍;是拿着韩寒、郭敬明、J·K·罗琳的书乐此不疲;快乐是即使旁人同化到麻木,堕落着。我依旧是我,做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快乐是真心换友谊,结交好友,读尽好书;快乐是即使爷爷已离去,仍旧活在心中,他的谆谆教诲从未被淡忘。
  成熟时,快乐是什么?
  是有了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有原则、有追求,一个铮铮铁骨男儿;
  是学会了包容与理解;是自信、自立、自尊,即使周围的光芒被暗黑撕裂,依旧有属于自己的荧光。我孤独,是因为我跟别人不一样;我寂寞,是不能以真面目示人。草原上的马都是白的,而我是黑色的。
  那么未来呢,我的快乐是什么?
  我想是一本本质量过硬的作品,一篇篇用心谱成的文字乐章。即便恋爱成家,固定岗位固定生活,就如一颗尘埃终归土壤,默默无闻来到这世界而又默默无闻离开。而我期待这染有我灵魂的面东西划时代。
能划时代的只有永恒智慧与不朽的真理乐章,我深信并期待着。
 
  第二部分:
  追影
  光犹如琴键上的伤,城市满目璀璨的灯光。冷漠与肤浅就如深秋的霜,凉透我的心窗,我一直在追寻平静内心的地方--题记
 
  感觉能平和心灵的就只有大自然的身影,徒步森林,清新空气把人思维瞬息盘活,没了纷纷扰扰,只有静的可以听见心跳的氛围。面对内心,需要一丝丝勇气。
  承载勇气,坚持一个人孤旅,来到公园。我坐在一把石椅,后边一对情侣在说要分离,虽然隔着大段距离,我能感觉那女孩泪眼迷离;我游过一片花簇,专心嗅闻花的芬芳,使我驻足。透过花的绝美的瓣,我看见一张童真的脸笑容灿烂,那小孩也许像我痴痴的以为花香就是自然的体香。
  自行车在公厕旁,却常常备受冷落,因为我的目光在蓝天白云,我的心思在鸟语花香,我的脚步在涓涓细流,我的身心在自然怀抱。
  承载勇气,坚持一个人的孤旅,来到田园。这里梯田是亲近自然的阶梯,一步一个脚印,一走一个快乐;这里小白菜与大萝卜是自然的肌肤,宛若婴儿,冰爽油滑;这里飞鸟与小溪流是自然的低音,乐而不厌,哀而不伤。
  徒步在田埂,在长满杂草的泥路,我要追回童年收割稻谷的身影。在庄稼地里蹦蹦跳跳一上午。鱼塘放水,赤脚入塘,也许惊醒了鲤鱼的沉睡,也许早该唤醒荷叶的颓废,也许我该让蚂蝗吸血的功能报废;山里的野鸡、野兔此刻长的正肥美,狼狗追捕的速度就是惊雷,趁着它们毫无防备,我将它们抓入筐子归类。
  承载勇气,坚持一个人孤旅,我坐火车。沿路的风景都成了淡妆,大河的素颜还是天生丽质的天赋美,相较于车厢对面的女孩,它更使我觉得秀色可餐;田地的油菜花是自然财富的挥霍,黄金遍地,目不暇接。它淡淡的香,浅浅的色,此刻就是浓浓的艳,浓浓的媚;电线杆上,麻雀唧唧歪歪,可我听不见它们的争论,也许它们在议论车厢某个小伙真呆。
  急速火车穿梭在大地的脉络上,汽笛声撕扯破一直静静的田地山林,带来光速前行的时代之光,也带来硬伤满地的工业之伤。开煤矿是在掏大山的心脏,开隧道是在断大山的筋骨,火车呼啸而过的身影为天空增添的是一抹污渍,给地面增添的是一道疤痕。自然的身影变得沉重。
光依旧散发着微光,笔记本里记录我到过的地方,工业齿轮带来太多的哀伤,抢走人的时光还夺走人性的芬芳。我看不惯太多贪婪,太多虚荣,太假象。我说的有点心酸,这时代节奏让我有点紧张,我将在自己心灵找个地方,存放自然的悲伤。
 
  光影
  鸽子的羽翼被淋湿,曼妙身姿此时显得沉重,可又不失轻盈飘逸。它们在这城市的上空遨游,有如水底惬意的鱼儿。鱼在享受与水的暧昧,鸽子在享受与城市的亲昵。
  鸽子飞过大桥,车水马龙。自行车上是农民工,穿着雨衣,雨滴像没有起色的病号,悄悄拍打他那纯朴忠厚的脸色,他小心翼翼的驾着自行车,默默享受生活的无奈,一天又一天,就如那躺在床榻不抱任何希望的病号;摩托车上是生意人,同样穿着雨衣,他的节奏很快,桥面积水因为他的重量而分散开来,纷飞的水花一如他那凝重忧愁的脸颊,充满着喧嚣与紧张;小轿车上是大老板,是老教授,是巨星,他们的脸庞沉醉在大桥上空洒下的雨水,有如在期待命运女神会冲破玻璃屏障予他们香吻。
  大桥两侧是撑着雨伞前行的妇人小孩,他们的脸色单调乏味,匆匆滑过我的身旁,我在观察驾驶员脸上的色彩。
  鸽子在慢节奏飞行,我在慢节奏跟进,我们穿过大桥,整座城市是灰黑色,我一身梨花白,来到步行街。
  街道上环卫工人在不停的扫地、装垃圾,贵妇们则不停的吐垃圾、污染地板;店老板坐在电脑前悠闲的看视频。划过店老板的视角范围,是店员在帮顾客拿了一件又一件衣物,花费一番又一番徒劳无功的口舌;小贩们在地摊上招揽顾客,生计像店员一样艰难;流浪狗在零食摊位下搜寻食物,它们的生活同样艰难。突然一个小偷闯入画面,后边是警察在穷追不舍。雨滴曾是淅淅沥沥的下,此刻取而代之噼噼啪啪的敲击城市。
  鸽子迅速飞翔起来,转过一道胡同,在广场的雨中收拢翅膀。我没撑伞,突破胡同里摩肩擦踵的局势,跟着到达广场。
  这里,奥迪、宝马、奔驰的标志被雨水冲洗得越发光彩夺目。巨大的城市雕塑上是鸽子在避雨,雕塑下是都市人在休闲午茶。广场尽头是电影院,电影院播放着商业宣传片,年轻男女们出双入对。他们渐渐淡忘了电影院大门旁有个要饭的乞丐。我掏出一枚银币,投在电影院尽头流浪汉的身边。正是这个银币的声响,让他睁开了沉睡的双眼。在这灰黑色的天地里,我这白色的另类突然变得莫名的悲伤沉痛。广场中央有记者在为鸽子与雕像合影,记录它们的色彩,明天报纸头版会有这张相片。而我孤独寂寞,只有悄无声息的消逝在这茫茫雨雾中,没有镜头给予的记录。
渐渐的,雨停了,城市再次恢复她的流光溢彩,纸醉金迷。脱掉灰黑色礼服,人们换上五彩缤纷的行头,梨花白的我被彻底淹没。
 
  幻影
  朱德庸先生调侃这是一个有病的时代。
  这个时代无是非评判标准,一切都是病态的相互转化。自然,鄙人也有病。比如,我早睡早起,要午休。可我的室友们要玩通宵,习惯于晚睡晚起,不午休。于是我有病。接踵而来的是他们上课打呼噜,而我精力过剩,于是我有病。
  又比如,我爱跑图书馆,可鄙校学习氛围不是浓烈,对于去图书馆者,向来尊崇《七宗罪》里的评判--常去图书馆的不是天才就是神经病。自然,学会了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类压根就不会相信所谓的天才,也不能容忍一个小书虫的热忱,于是我有病。
  诸如此类,今偶有觉悟,发现鄙人的确病的不轻。
  换位思考一下,其实同学们也病得不轻。比如,鄙人对中国古典哲学向来感情深厚,把其当做一门辅修课自学,偶有心得,难免有轻浮之态,要与人分享。不料适得其反,在这由金钱与物质主导的时代,多读几句孔子老庄成了神经病。关于这病,我觉得老庄有救治良方,且看,我这早睡早起,爱看书的病药到病除,看得,睡得,变得更加健康与充实了。
  外表的病是小问题,纠结的是某些心理的疾病。比如,某人有段在普通人看起来颠覆认知的高论,于是乎那人便是浑身神经病的标签。又比如,某人有种触动人心底自卑底线的才能,那人便是四处神经病的眼光。如此这般,不胜枚举。
  总结一下,便是恨别人有,笑别人无。一辈子在这蝇头小事里挣扎徘徊,然后人品越发下贱,素质骤降,走不出包围圈,反复轮回,普通的存在普便的消失。鄙人想起一句话蛮适合这种病号,银河系有上亿颗星系,而你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没人在乎。还是换换角度,试着正确的欣赏与批判吧!
  人生是在追求完美中展现残缺的美,在残缺中装点美的真实。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也无十全十美的事,要包容,要客观。给别人少一份苛刻,还自己一份崇高。
  鄙人为什么会如此感慨?说实话,我有幻听。比如,某人骂我神经病,某人说我装逼,某人骂我傻逼,某人说我写的什么东西……更有甚者,把鄙人的神经病嫁祸到家父家母身上。
其实不用叫嚣,因为你表里不一的咒骂唾弃存在,相较于我,只是无关痛痒的幻听或者幻影。
 
  泛影
  无眼耳鼻舌身意,无声香味触法--《心经》
  我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它是心灵的窗户,明亮大方,像母亲的。
  可眼睛常常欺骗我。它把迈克杰克逊的光辉描绘的那么灿烂夺目,却忘了告诉我那异于常人的孤独与疼痛;它把文人性情渲染的那么高洁脱俗,却忽略倾述那穷困潦倒的凄凉悲鸣;它把人的面相--青、白、赤、黑、黄一鼓作气放在我跟前,混淆我判断,让我感叹人情的复杂,生理上,心理上的。
  于是我只有去询问我那睿智的心,它告诉我,五色令人眼盲。
  我深信自己的耳朵,耳垂老大,人们说这是富贵的象征。
  不过耳朵往往欺骗我。他把美女的声线刻画的美丽可人,却埋没那迷惑人外表后潜藏的心机与肮脏;它把人们的甜言蜜语讲的那么楚楚动人,却涵盖住了那险恶的算计;它把音乐的面相--宫、商、角、徵、羽杂乱无章的投掷我耳边,模糊我鉴赏,让我摇头世间声音的繁琐与揪心。
  闭眼观照,我去追问我那智慧的心,它告诉我,五音令人耳盲。
  我坚信自己的舌头,灵巧活泼,懂我的品位,能让我吻上心爱姑娘的嘴。
  然而舌头偶尔也会欺骗我。它把丧礼的悲痛呈现的摄人心魄,却包容下那分割财产的咒骂与恶毒;它把孤寡老人与流浪苦儿的心声调的那么沉重,却没修饰那不变的善良与乐观;它欺骗我轻易吻上女孩的嘴,它把品位的色相--酸、甜、苦、辣、咸杂七杂八的调和在我嘴巴,崩坏我味蕾,让我感慨人生冷暖,炎凉百态。
  为此,我去求教我那敏锐的心,它告诉我,五味令人舌盲。
  我迷信自己的身体,强壮结实,行动自然,让我感觉自己是个男子汉。
  但是最具威信的身体也刚刚欺骗我。它把曾浪漫优美的冬天变得像气候宜人的春天,酷热难耐的夏天变得像没有尽头的夏天;它把柳暗花明的山路变成一马平川的公路,鸡犬相闻的村落变成不相往来的工厂;它把花变假了,把草变假了,它把大自然的色相--金、木、水、火、土弄得面目全非,扭曲我对大自然的感知。
  因此,我去探访我那脆弱的心,它告诉我,五形令人身盲。
  我迷失于自己的灵魂,飘忽不定,难以捉摸。
  我的灵魂飘散在满纸的喧哗,可它没有诠释完,我心灵的故事通通都是浅尝辄止,没有尽意;我的灵魂散落在这时代的舞台,可它却找不到病态的治疗妙方,我的意识迷茫在这花花世界,没有回响。
  是逃避,还是去寻找解脱?我去追寻那不朽的心。
心道,笔有书法,文有章法,人有礼法。无眼耳鼻舌身意,无声香味触法。
 
  飞影
  星空下俯瞰这钢筋水泥炮制出来的都市。
  有多少纸醉金迷的烟花之地?多少高官富豪在醉生梦死?又有多少乞丐、流浪汉在街角贩卖人格尊严?
  城市夜景很美,流光溢彩。剧场是3D大片带来的震撼与惊异,广场是冷饮与爵士舞带来的多彩与多姿。
  小商贩在艰难讨好小孩子,他曾经满腔豪情,天真的以为一个蛇皮袋可以换来未来在都市的生存空间。可残酷的现实与冰冷的形势令他弯下腰来,廉价出售梦想,买车子的钱还差一大半,买房子的钱还差一大截,也许明天就该回农村,洒下热泪,无可奈何。
  街角报亭旁,速溶咖啡熬成一道漩涡,蒸发一股芳香,可都市白领没雅致感受这方文化。
  咖啡一杯又一杯,文件一叠又一叠,日子一日又一日,离弦之箭的节拍。
  普通人则是毕业、考证、就业,房子、孩子、车子,婚礼、坟墓、丧礼,行云流水的rap,旋律紧张,直抒胸臆,歌词听懂么?观众不在意,rap图的是氛围,你要做的就是盲目的摇摆与附和。
  这个时代,快节奏,不停留,如喧闹的摇滚,放肆宣泄,放荡尖叫,要把压抑已久的心灵挥霍。
  不顾一切的疯狂恋情,一夜情,同性恋;
  孤注一掷的豪华下注,美国梦,炒股票;
  不可理喻的艳色追逐,潜规则,艳照门;
  出乎意料的血色场面,药家鑫,马加爵。
  这是一个为性解放寻求借口而贪恋享受刺激,享受不负责任的时代,男女关系微妙暧昧;
  这是一个遍地黄金,追寻权势,可人性泯灭,头脑昏厥的时代。富人是少数,穷人是亘古不变的现象;
  这是一个名利斗争激烈,虚荣心膨胀,号称世风日下的时代。社会是大熔炉,人性是大染缸;
  这是一个富二代,官二代坐收渔翁之利的时代。有的更加充裕,没的越发贫瘠。
  在这舞台上,金钱是框架,权势是灯光,你站在舞台中央,左手干爹,右手老妈,脚下踩着遍地的垃圾或者垃圾的尸身,尽情炫耀自己的光芒与华丽。然后你可以对着台下的失败者们尽情嘲笑,因为他们的笑点只有你才能发掘。
  就是这个时代,飞一般的速度,超光速。
才名艳名,华贵富贵,飞一般的速度,就如一道幻影!
 
  魅影
  我·现在
  有一段时间,感觉文学的意义就是炫酷的语法技巧,俏皮的文辞及另类的题材提炼,后来才发现这是玩弄文学,太卑鄙了!
  文学是茁壮人类魂灵的灵丹妙药,不应该被见识浅薄的文人当做戏台上的小丑把戏;它应该是精心雕塑的自由女神,慢慢铺陈的罗马大道;它应该是一段心灵的朝圣之旅,影响并改变作者乃至读者的世界。
  那些一味追求华丽辞藻的作家,一味被金钱名声主宰的作家,算不上有法则的文人,算不上负责的知识分子。
他们的光辉只是上天昨天不经意的一个哈欠,自欺欺人者会以为那是世界末日,而深刻者认识那是文学自身开的一个玩笑。
 
  刘勰·过去
  《文心雕龙》是部划时代巨著,有责任感的文人都应该批判继承。文章的究极秘密在这一一被解码,文章的高尚境界在这绚烂释放,文章的追求在这里精致到质子级别。学着继承,我们不会被刘勰老先生鄙视;学着创作,我们不会被后辈所嘲笑。
  老先生的时代发现了汉语的平上去入,玩声韵、音乐的节奏旋律。接着玩文字,大量编织华而不实的文章。骨架以为金雕,实则泥做;风采以为玉琢,实则水货。
  让我俯瞰我们的时代。文学被瓜分得支离破碎,什么黑道、色情之类的涌出一大堆,文学什么时候给了他们在舞台大放异彩的机会?难道现代人素养大幅提升,连眼睛也被感染,学会了宽容?还是压根素质怎么写都不知道,何谈去赏析评判一部作品。
  每天,码字工人含辛茹苦,孕育一个个畸形儿,为这世界的文化氛围制造一个个大麻烦。每天,愚昧读者贪婪进餐,围着国民修养提高布下一道道栅栏。
此刻,我面对刘勰老先生的《文心雕龙》,担忧流泪。
 
  梦想·未来
  这里一种力量,它叫文化软实力;
  那里印证一个传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心底,作家满怀一片激情。写作创造财富,文学改变世界。
  网络是电子书的海洋,人们沉迷它就如沉醉于魅力四射的流行音乐;
  电视、媒体将给文人大量的空间,给他们头版,就如执着于摇滚巨星的报道;
  世界的桥梁将被文化架起,文学无国界,作为友好往来的大使,文人是最瞩目的明珠。
  文学让我和你穿梭在这古今未来的魅影里,给读者一份期待与警钟,给作者一份信念与良知。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