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柳宗元的遗风

发布于2016-12-14 13:50   浏览次   作者:罗马易  
  作者的话:以下诸文体裁皆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所开创的寓言体散文。
 
  第一部分:
  神兽传奇
  夜光神兽有绚丽夺目的玉绿肤色,一双聪慧大眼,灵力十足。它有优美修长的金角,纤长圆润的尾巴,四肢强壮,肚皮浑圆。额角六角形是上天赐予的恩惠,它是天生的飞行能手,在大地上视若自古无出其右的天才,它很傲慢。
  独角兽是夜光神兽的仰望者与嫉妒者,可同其它生灵不一样,它爱惜神兽的才华,并在内心确立以超越它为目标。虽然这只是一厢情愿,大地上的生灵们自夜光神兽出生那一刻起,目光都聚集在它身上。它们谈论那与生俱来的俊实体魄,那无与伦比的速度。独角兽更多时候是一个勤奋刻苦的求学者,是大地普通一员。它的目光在于夜光神兽一次次飞翔天际带来的绝美视觉感受,它的耳朵在于夜光神兽一阵阵欢呼呐喊的无上荣耀。可独角兽依旧谦虚学习着。
  千里马是稍逊一筹独角兽的三等生灵,它是大地的铁蹄,速度在不会飞翔的生灵中数一数二。可面对上天的宠儿,它也得自惭形秽,那么完美的身躯与速度,那么高贵的出身与名誉。千里马是务实的千里马,它的天堂就是大地,他愿意成为这片广袤黄土地上的闪电。千里马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然而,对夜光神兽给予赞誉与奉承最多的往往是阴险毒辣之流。它们一方面津津乐道神兽的成就与未来,它会成为众生与上天沟通的桥梁,它会带来更多的吉祥福泽。另一方面又无时无刻不对夜光神兽桀骜不驯的性格深恶痛绝,对它享受的名誉与鲜花恨的咬牙切齿。不愿意做一辈子观众的生灵开始一波一波的栽赃陷害。
  那年,夜光神兽、独角兽、千里马以及大地的部分生灵都已成年。天帝要来挑选他的使者,结果夜光神兽已经被折磨得瘦骨嶙峋,体格与速度锐减,被抛弃在三等生灵行列。可它不肯低头,不肯与陷害它的三等生灵同流合污,最终落到最底层的下场。而独角兽却因它的谦让努力得到天帝的恩泽,它被赋予了一双飞行的大翅膀。它可以飞往这世界任何它想前往的方向,璀璨的星空、湛蓝的大海、曼妙的花朵都属于它了。
乔夜泊道:“这就是所谓的二流胜过一流,一流差过三流。具有卓越天赋的人不多但也不会少,可结局往往会出乎意料,天才们穷困潦倒,郁郁不得志。不排除天才最终的结果依旧万众敬仰,流芳万古,那是对死者的美化。可他们在生时付出的代价过于沉重,像贝多芬、莫扎特。就为人处世方面,就苦苦追寻方面,不得不承认二流人才比一流人才更懂得珍惜与领悟。三流人会有自己的天地,面包和牛奶。从某种程度来说,是不是二流与三流比一流更为智慧聪颖呢?”
 
  第二部分:
  智慧参
  药王是位残忍的统治者。他喜欢愚昧下属,他夺走了所有草药的智慧,让他们不能正常思考。这样草药们便不会有欲望,也就不会给他的统治带来威胁。
  时光飞逝,药王同他的帝国安安稳稳的走了几千年。
  某天,人参得到智慧,于是草药帝国便有了今天翻天地覆的新格局。
  故事起源发生在药王百草堂,那天人参像往常一样老实巴交的提取日月精华,丰富身体灵气。这时来了一只金乌,它引诱着人参。
  “高贵的人参王,百草之王。你的光辉与天地同在,你的福禄将与江湖一般长久。”
  性格淳朴的人参被这一吹捧,得瑟的忘乎所以。
  “可我尊敬的百草之王,你可知自己本可以有一如金乌漂亮的羽翼,一如蛟龙雄健的体魄?”
  人参看着金乌犹如建筑般金碧辉煌、美轮美奂的肌肤,又幻想蛟龙犹如铜墙铁壁、可挡千军万马的身躯,羡慕的口水直流。
  “那么伟大的百草之王,千草之灵。你应该去追寻自己的智慧,让生命之光千秋万世,长盛不衰。”
  于是,金乌告诉人参他四肢的秘密:左手代表孤独,右手代表恐惧。左脚是勇气,右脚是坚持。要想召回失去的智慧,人参必须舍弃左右手。人参毫不犹豫,当场扯掉了双手。
  那一刻,百草堂一派金黄,理性之光从人参身体散发而出,其它草药也跟着获得了智慧。于是他们起义反抗药王统治,越狱百草堂,在大地各处落地生根。其中人参就到了长白山定居。作为此次运动的领袖,人参是当之无愧的王者。作为对药王的惩罚,此后世世代代的接班人都得亲自到森林寻求药材。而药王也不是好惹的,他把那只金乌用三昧真火烤焦了,成了乌鸦的始祖。
乔夜泊道:“寻求智慧的道路是漫长而曲折的,要懂得克服孤独与恐惧,培养强大的内心世界,要坚持,要有勇气。”
 
  情爱乌
  百草堂有雌雄草药,雄性叫执子之手,雌性叫与子偕老。一是才高八斗,一是冰清玉洁;一则穷困潦倒,一则家财万贯。
  他们相识的乐趣是为彼此洗头发,也为百草堂的兄弟姊妹们洗头发。他们洗过的头发乌黑如漆,光泽夺目。这对何首乌还为百草设计发型,因此特别受尊重。后来执子之手转开疯狂追求,与子偕老同他双双坠入爱河。他俩成为百草堂一对神仙眷侣,在封建的草药王国为百草所津津乐道。
  事情被药王知道了。他的原意是与子偕老嫁给“双金公子”——金银花。如此大胆的自由恋爱令药王极为愤怒,他下令逮捕了执子之手,把他囚禁在监牢。作为惩罚,药王要求执子之手给牢房内每一位囚犯每小时洗一次头发。这是一份苦差,因为囚犯们至少有两三年没洗头,头顶成了苍蝇的巢穴,十里外闻到气味便会晕倒。
  与子偕老为着爱人不顾一切反抗药王,反驳药王的享乐主义,他那满脑金银财宝的卑贱想法:“我这像雾像雨又像风,似人似鬼又似神的昏庸父王,爱情是心与心的相通,不论多么卑微的乞丐,多么低贱的妓女,还是多么富裕的王公,多么权势的贵族,没有彼此心意相依就没有执子之手的因缘,不能执子之手,何谈与子偕老?”
  药王依旧一意孤行。他把金银花叫来,让“双金公子”为与子偕老洗头发,他深信如果执子之手就凭洗头这点小伎俩就可蛊惑自己天生丽质的女儿,那么金银花公子在她头顶插上夜明珠足以让这被蒙昧的孩子神志清醒,心甘情愿的跟了金银花一辈子。可就在金银花为与子偕老洗头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与子偕老秀发瞬间斑白,须臾间苍老了轮廓,药王和金银花震惊得目瞪口呆 。
  药王不到黄河心不死。他确信自己的医术无所不能,他向金银花担保与子偕老的花容月貌将在他的妙手下迅速回春。结果绞尽脑汁,折磨到头发掉光都没想出处方,黔驴技穷。恰逢此时人参王解放百草堂,不久推翻药王的时代。
  人参王听完雌雄二草故事后,灵光一闪,挥师攻陷下监狱,解救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与执子之手相见那一刻,泪奔如马蹄声落,感人肺腑。人参王要求执子之手为与子偕老洗头,洗完后,她的面容依然倾国倾城,长发依然漆亮如星。
  百草们问道人参王何来如此精妙绝伦的处方?千草之灵得意洋洋:“心病还须心药医。何时秀发回光,返老还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时。”
乔夜泊道:“世间有什么力量能起死回生,能冲破命运的枷锁,能感天动地,能到海枯石烂,能从岁月神偷手中抢回光阴,能回光返照,永垂不朽?只有伟大的爱情。”
 
  儿当归
  药历公元1111年,药王与西方吸血鬼族大战,原因在于药王要从吸血鬼手中夺走“补血圣药”——当归。作为此次战争具有导火索及战利品双重意义的当归难免一番生离死别、震撼人心的经历传奇。
  当归是吸血鬼庄园鼎鼎有名的孝子。老当归年老体迈,不能劳动,庄园大大小小农活都得一个人来做。当归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之余,要伺候好双亲进食洗漱。夏为父母挡蚊蚋,冬挡雪。每每双亲规劝儿子不用此番劳累为他们延年益寿,“给吸血鬼吃掉,一了百了。反正眉毛胡子一把抓,一把老骨头没了就没了,犯不着连累儿啊!”当归常常为此长跪双亲膝下,痛哭流泪:“父亲,母亲,你们怎能说出这样糊涂透顶的话?那吸血鬼何尝不想一口吞下我们?只因一纸契约在,我们才得以苟延残喘存活,在这庄园当牛做马。你们一旦想不开,我这辛苦的拼搏将是多么缥缈无力——我将与你们同去!没了双亲,我的生命就是濒死的鸟儿,枯萎的花朵,生活将变得毫无意义,请你们不要再说蠢话了。为了我,好好活着。”老当归与儿子哭成一团。
  时值战役打响,药王军队席卷大地而来,血族倾巢而出,于11月11号决战。吸血鬼们被药王一验方打得落花流水。形势一边倒之际,药王趁胜追击,来了一个治血族的奇方,这会吸血鬼军心涣散,闻风丧胆,要求停战谈判。战败的代价是将当归交给药王。
  那天,芍药为使者来到庄园接走当归,双亲情绪万分,崩溃边缘。当归满眼男儿泪:“父亲,母亲,记住儿的话,好好活着,儿会回来。你们是我活着的动力,你们的音容笑貌深深烙印在我脑海,它会支配我找到回家的路。”
  老当归泪眼昏花,和着鼻涕一把抓:“儿啊……你何尝不是我们的命根子,没有你,明天的日出与我何干?蝴蝶是死的,蜻蜓是断翅的,只有你是我们牵挂的,只有你能让老骨头撑下去。”
  当归走的那会,母亲双眼哭瞎。
  此情此景,连曾麻木的芍药都肺腑生痛。
  药王切掉当归一双腿,用以培养后代。没腿的当归无法自由活动,每日都在百草堂念叨父母,寻死觅活的。百草被他的故事感动的一塌糊涂,绞尽脑汁,要帮当归回到父母身边。
  也是不久后,人参王揭竿而起,推翻暴政,剿灭吸血鬼族,将当归送回庄园。很奇怪,此后老当归为了儿子居然好端端的活了几十年。他们说:“在惨绝人寰的血族控制下,对儿子的期盼与思念是生存的无穷动力,只要知道儿子不被摧毁,我们就会永生不灭。”
乔夜泊道:“伟大双亲造就孝顺子女,血浓于水的亲人是人们在战火燎原时代存活下去的勇气。亲情就像牵引羊群的绳索,指引着羔羊回家的路。因为爱的信念使我们内心爆发出力量,战胜不可能战胜的,超越不可能超越的。朋友们,爱自己的父母吧!痛爱并好好教导自己的子女吧!”
 
  善恶果
  罂粟曾经是位可人天使。她有比星辰夺目的双眼,比日月睿智的头脑,她的翅膀是天国最迷人的一双,罂粟引以为傲。
  罂粟想辨别一个人的灵魂善恶,并做出相应的奖赏与惩罚。奖赏是她对爱情的忠贞,惩罚是她对爱情的背叛。
  罂粟向往人间爱情。她偷偷跑到森林,在河边结识樵夫,并相恋。这段感情很美好,貌美天使与纯朴樵夫相恋,罂粟可以过着简简单单的田园生活。可一年后,事情败露。罂粟被追捕回天国,无辜的樵夫因触犯天条而处以极刑,不得善终。
  罂粟不死心。她依然相信爱情,她要继续寻找。这次到了一个挖矿工人家,化身为流浪妇人。好心的工人收留了罂粟,不久后两人擦出火花,结婚了。这段婚姻持续七个月,工人在矿难中葬身。罂粟满怀失落的回到天国。
  爱情究竟是什么?罂粟不屈不饶。她第三次到人间找的对象是一位商人,习惯于坑蒙拐骗的诡谲商人让罂粟尝尽人间冷暖。比如商人背着她包养情妇,逛妓院,时常酒醉晚归,偶尔还大发脾气,闹事……这段婚姻维持了七个月,她主动逃离商人,回到天父怀抱。商人因失去一个人间尤物而气急败坏,一命呜呼。
  调养后,罂粟对爱情的痴心永恒,她中了情毒。再次回人间是与一位官员相恋,习惯于威逼利诱的阴险官僚让罂粟彻彻底底的堕落了。罂粟纯洁的内心被污染上墨渍,她开始在情场上勾心斗角,与官员的三妻四妾争风吃醋,她开始玩弄人的情感于股掌之间。罂粟与官员的婚姻只有三个月。之后,失去罂粟的官员面临与商人相同的命运。
  天帝对屡屡触犯天规的宠儿大发雷霆,罂粟被驱除天国,堕落成一朵花。药王给她起了一个外号--等爱的鸦片。
乔夜泊道:“由于罂粟自身的聪明绝顶及几次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她对人性的善恶萌发了卓尔不群的见解,她是衡量人类灵魂的标杆。罂粟花朵是她美貌的再现,罂粟果实是她执着的追求,而那即可救人的功效是对樵夫与工人的爱意,而又使人自甘堕落到无底深渊的功效则是对商人与官员的恨意。如果你走近罂粟花,就像走近一位梦中情人,你会花尽此生所有的力气去爱她,去占有她。那么你的灵魂就被染黑了,邪恶了,因为罂粟知道哪个人值得奖赏与惩罚。”
 
  不死草
  想死的大多生不如死,而活着的人大多不想死,要长生。
  富贵的要挥霍,权势的要滥用。
  青楼女不想死,大名士不想死,富甲一方的商人不想死,权倾朝野的重臣不想死,万人之上的皇帝不想死……
  于是药王成了救命稻草。
  青楼女跪求容颜永驻,大名士跪求万古流芳,商人跪求荣华富贵,大臣跪求功名利禄,皇上跪求万岁万万岁……
  跪求之下,“不死草”——灵芝,炙手可热。灵芝没有落地生根百草堂,它在远古森林里,植根于万丈悬崖,非九死一生不可得。从古溯今,险路未曾给络绎不绝的世人任何机会,由踌躇满志到心灰意冷,龙腾虎跃到白骨堆山,只需一块石头的塌陷,一头野兽或者一场风,一场雨。
  药王要亲自前往摘取千年灵芝,可生活在大地上的圣人不准许。圣人要说服药王,放弃不死灵芝。
  “药王阁下,你看看山林道上触目惊心的白骨尸身,这不是世人无休止贪婪造的业吗?他们本可以有天伦之乐却选择妻离子散,本可福禄寿全却横尸荒野。这么愚蠢可悲的做法不就等于是自己往火坑里跳嘛?殊不知,这是对生者的不仁不义,对死者的不恭不敬。真正的死是为了正义真理道义而亡,那么他拥有的将是永垂不朽。”
  药王心虚,却难敌权钱诱惑,于是反驳:“可敬的圣人,这些找不死灵芝的可怜虫们可是满怀信念的要为父辈子辈添福添寿,内心对爱的信念促成他们面对死亡的挑战。而你所说的真理是无形的,看不见的,长生的真理就在眼前,触手可及。找到灵芝,便可不生不死,不增不减,不垢不净,这是连圣人都望尘莫及的境界了。”
  “你这挨千刀的毒瘤,物质的充裕与精神的匮乏会使这些迷途的羔羊衍生成一具具行尸走肉,一旦他们有了不死寿命,人间便是金钱的深渊,权力的汪洋,会变成活生生的地狱。穷人会生不如死,社会将动荡不堪,最终国破家亡。寻求根本,就是自取灭亡。”圣人严厉斥责道。
  药王有点畏惧,可他自己也想让生命永恒,又反抗圣人道:“高贵的圣人,我钦佩你气势的说辞与卓越的见解。但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人类将会适应各种各样的境遇,并成功的活下来。人是万物的尺度,如果这身体毁灭掉了,何谈你所谓的精神,哪有人类无知被唤醒的那一刻?”
  圣人变得和颜悦色,他问道:“药王阁下,你可曾想永远统领百草,并世世代代为众敬仰?”
  “虽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可我确信生死富贵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我是无可取代的药王。”
  圣人越发谦和谨慎,他问道:“这不死灵芝应给德才兼备,胸怀万民的得道之士享用,药王可有道高望重的人选?”
  “我……当仁不让!”
  圣人哈哈大笑,“药王阁下,为着一己之私打着为天下谋利的旗号,未免有损你的威望?”
  药王双颊通红,羞愧难当。
  圣人走后,药王反复折磨,还是要去摘不死灵芝。临行前,他突然发现圣人在他旅行的背包里留有锦囊,打开一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药王阁下,不死灵芝连德才兼备的大仁大义之士都难得享用,更何况是无德无能的普通人?不死灵芝是用来救孝子慈母,德师贤人寿命的。它会自己长出脚,找到这些人,不劳你多心了。”
  此后,药王绝口不提不死草。
乔夜泊道:“与其追求肉体上的苟且偷生,不如追求精神上的不生不死。吃一口良药,读一部佛经;吞一朵药草,种一朵花。”
 
  冬虫夏草
  人什么最重要?生命。
  为什么是生命?有生命就有希望,希望是一切。
  没生命的虫草同样渴望生命,这种奢望注定它会走过死亡的边缘,享受来年春天的阳光。
  虫草,一股飘渺迷茫的气,挥挥洒洒的遨游在碧海云天,或在暴风雨中嘶吼,或在火焰中燃烧。或许它就在你眼前,像久违的爱人,轻吻着你,却如心跳难触摸;或许在你耳边,像慈母,日夜牵挂你,絮絮叨叨;或许在你鼻孔,宛如香花一朵,芬芳着你;或许在你嘴唇边,宛如樱桃汁一杯,甜美着你。
  它带来如此的美好,却没人感受到它的存在。它常常会失落在海边,看着朝阳洒下光辉,倒映在海面的波光,一如夕阳余辉的孤独。
  一襟晚霞,满腹惆怅。它想突破渴望,成为肉眼可见的生命。
  冬天,残酷的严寒早早冰封住大地的呼吸,飞绝了百鸟。万千山脉就如死神沉睡,声响绝了,死亡气息却越发恐怖,虫草高原过。
  虫草轻忽忽的来到如棉花糖酥软的白雪上,悄无声息的滑过那金属般的体温,找到了大地婴儿般舒适的肌肤,然后沿着肌肤的纹路追踪,就如敏锐的猎豹,鬼魅一样疯狂,选中一只小虫,极速占据它的肉身,吞噬它。小虫会反抗,拼命的反抗,它与虫草对决不亚于两位剑道高手生死相搏,虫败北,经脉尽断,遍体鳞伤。不仅限于此,精神上的挣扎就如迸发出的岩浆,一发不可收拾。小虫为了减免痛苦,极限往土壤里钻,直至心力交瘁,猝死土中。
  小虫成了虫草的宿主,可宿主已死。吸收过后它的精元,吞食过后它的肉身,将再度江湖飘零。虫草不肯,它对生的期盼超越了一切,它的愿望是对情人的望穿秋水,对天籁的侧耳倾听,对芬芳的贪恋允吸,对五味的迷恋痴狂。就这股执着,五味交织成完美的音符乐章,对爱人嗓音的追踪换来了爱人相见的拥吻。虫草破土而出,在这阳光明媚的春天里,见到了第一抹阳光。
乔夜泊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精神上的解脱如果是一种自由的话,那么多少人会因此蒙蔽,抛弃自己的生命。有生命,死皮赖脸的活着,即使生活是多么的不尽人意,可精神迟早会复苏过来,会超越不公,人为的层层枷锁,迎来自己的春天。就像虫草对生的意志,注定这片冷酷的天地里会给它留一片天地,骄傲的活着。”
 
  曼陀罗花
  权势令智慧昏庸,财富使智慧淫邪。
  何况富贵如水,奔流不息;地位似山,纹丝不动。
  然物极必反,横征暴敛,骄奢淫逸直接把人往毁灭道路上逼迫。
  终大彻大悟乃至死而复生,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大凡得道之人都有这样一段历程,我要讲的是药王。
  药王是百草堂国王。作为统治者,他的确雄才大略,智慧的一统江山,骑马打下来的天下。
  可治理百草堂他依旧严刑峻法,百草生活于水深火热,时刻想着推翻暴政,建立自由的新天地。
  为此,药王夺走百草智慧,使他们成了操纵在手心的木偶,任由宰割。
  药王今天可以剁了当归去换钱,明天砍了人参去献媚,后天杀了何首乌去夺利,大后天斩了冬虫夏草去争权……
  百草成了药王赤裸裸的手段,不再以救死扶伤,道济天下为己任,药王在背离医德的道路越走越远。
  惨绝人寰的黑暗时代,最终迎来英雄的曙光。
  上天派来使者金乌启蒙人参王,寻回真理智慧,光明瞬间涌现大地,百草堂得以解放。推下台的药王满怀愤怒,复仇的种子埋在心田,一天一天腐朽着他的心灵。他把金乌给涂抹成万世唾骂的不详之物,乌鸦。他还想摧毁百草之王。
  多行不义必自毙。药王被拥戴千草之灵的百草揭穿阴谋,计划还在酝酿中便被揭发,被放逐到远古森林,那里毒蛇猛兽结麻,随时都是血光之灾。
  药王自生自灭,同样大彻大悟。
  某日,一棵菩提树下,他遇见一长者。
  万径人踪灭的长期境遇,遇一活人,这使药王抛开一切利益念头,宛如男婴,跟长者谈话。他们的交谈一如白纸样的干净纯白,不杂任何世俗污染。
  长者听罢药王的种种倾诉,拿出一本《金刚经》给药王讲解。
  药王听到“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彻底见性,成佛。
  那天,西方极乐净土抛下漫天曼陀罗花,红色的、蓝色的、紫色的、粉色的、绿色的、黑色的、金色的、白色的纷飞在药王视野,西方世界飘来天籁佛音《大悲咒》声韵,循着旋律铺陈的通天大路,药王化身一朵金色的曼陀罗花,飞抵佛祖掌心,佛祖拈花一笑。
  乔夜泊道:“此刻吞咽粗糠烂谷只为前时的鲍鱼鱼翅不节俭;此刻的潦倒失意是为前时的恃才傲物不收敛;此刻的眼界明了只为前时的浮浮沉沉不休止。权势富贵一旦冲昏头脑便是业障,要把持住本心,人见本性,破除业障,福泽四方,无限光明。”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