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阿黛尔雨果的故事》:心襟漫化成天海的澎湃

发布于2016-12-14 13:56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阿黛尔·雨果的故事》是由法国Les Films du Carrosse等公司出品,弗朗索瓦·特吕弗执导,伊莎贝尔·阿佳妮等人主演的一部剧情片。影片于1975年10月8日在法国上映。影片主要讲述法国作家雨果的女儿阿黛尔·雨果用情至深,最终被爱的疯狂所毁灭的故事。
叙事的张力来源于自尊心和爱情之间的拉锯战,而当热情突然遇冷,又怎能不惊悔伤心?作为一代文豪雨果的女儿,尊贵的身份和性灵之间的交加毁誉成为她的议题。
恋上一个缠绵于赌博和寻花问柳之际的男人,是阿黛尔一生的峥嵘般的遗憾与耻辱。炽热的情感燃烧彻底否定了理智感的存在,以磅礴欲出的激情上演了一出绵密悲痴的情感戏码,将一生的烈火和欲望的筹码押在一个不值得托付终生的宾生上尉身上,也是阿黛尔的宿命悲哀与可泣可笑。芙蓉玉碎,香兰啼露,漫天的悲剧式的长鸣蝉联其间,弥漫了她的芳华灵感和本质的魂魄。
阿黛尔的命途毁损于自身的清狂和坚持。在母亲病危的情况下她依然只身一人远赴重洋来到异国他乡的美国,寻觅从军的宾生上尉。在她的纠缠和他不留情面的冷酷与拒绝之间,可以勘透那一分悲剧式的薄凉。心襟漫化成天海的澎湃,也丝毫无法触动他心底的微妙。他是花心的,带有出生低微者的自卑,他也是有着自尊和理由的,一个男子能够不为女方家族利益所触动而坚持追觅自我的自由,也是他灵魂的本然。虽然他为生计和赌瘾所迫不得不选择了从军,然而爱的薄凉意识贯彻了他的宿命的骸骨,使得阿黛尔的凄寂成为一种纠结的必然。
阿黛尔曾经数次于梦境中身陷水域无法自救,蔓延开的是一种灵域的落落寡欢和作茧自缚。她在看到催眠的节目上演,并目睹了一个正常人被催眠并“划船”——之后又在主持者停止催眠的状况下恢复清醒时,也想到了自己在囹圄困境中无法自救的诱因。然而她并没有放弃,还是如同飞蛾投火般灼灼刺目,身而要求催眠人迫使宾生迎娶自己。她不惜撒下漫天的谎言大网,以怀孕为由要求宾生未婚妻的父亲取消宾生的婚约。她永远有一份令人悲切的不知自重,伴随着怒气和悲鸣燃烧那已经不再斑斓的花火。即便传来母亲逝世的消息也无从他顾。
踽踽独行。她被狗撕咬了衣服,来到黑人区,面无表情的怅惘踱步,当宾生走到她的面前的时候,她已无法认出这个人,毫无反应地走过宾生,走过那些花火和废墟。她的内心被一种彻头彻尾的悖乱式阴郁所笼罩,宿命的翻覆将之捆缚于百无聊赖的牢笼。宾生只是情感上的普通人,而她却有着令人瞠目结舌的凄郁愤懑,使得她的内心一切都变得那样扑朔迷离。
最终,阿黛尔回到了父亲的身边,在疗养院度过了漫长的四十年后去世。她的青春年华,清澈见底的绝俗面孔都映射着她的高屋建瓴般的泣血和骄傲,这一分骄傲纵便毁损了也是百战不殆。他的绝情和她的至情,随着历史的尘封而变得飘摇,她的一生如同飘絮,不知晚年会否回想起当初绝世的浪漫芳华和心有戚戚焉的相通感应呢。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