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闪灵》:理想主义的江河日下

发布于2016-12-15 08:56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闪灵》是由华纳兄弟出品的恐怖片,由斯坦利·库布里克执导,杰克·尼克尔森、谢莉·杜瓦尔和丹尼·劳埃德参加演出,该片于1980年5月23日上映。该片讲述了为了寻找灵感,带着他的妻儿接受了一份旅店冬天看门工作的作家杰克·托兰斯被幻象逼疯的故事。
温情的性灵点染了杀伐无忌之后,漫天的血域无涯即刻降临,从人类发轫,由哭着降生到奄奄一息,都没有逃脱世俗的饕餮盛宴与廉价的思维心理。彷徨即是原初的力量,教会人类懂得取舍,懂得以跨越了天真藩篱的潋滟之心做一场偏激任性的屠杀。
以父权制为象征的一家三口杰克、温蒂与儿子丹尼即是这一场血域无涯的发轫者和见证者。作为父亲的杰克,为了摆脱固化的生活模式,与妻子儿子来到一个山顶酒店,他是酒店的看管员。而曾经的看管员格瑞第,由于杀害了妻子和两个女儿而毁灭了自己。格瑞第的经历以及山顶酒店躁郁成狂的生存态势,激发了他心底潜藏着的恶念,于是乎不顾一切地意欲屠戮妻儿。
情义综伊始就带有原初的蓬勃力量。由于杰克的疏忽导致其伤害了儿子,其实妻子对此事不乏宽宏和体谅,因为本是他的过错,儿子不过一时贪玩而坏了他的稿子。愈是廉价的男人愈是对此类事件具有不可磨灭的伤感,他的爱漫化成了一种与生俱来的伤害,他的思维质素潜藏着厚积薄发的力量感,却欠缺了对家庭伊始的信念和崇高的守护。闷头写作并不能减弱他的彷徨,其思忖其愿望都与理想主义江河日下的态势息息相关,濒临精神崩溃的极端体验让其忧愤而血腥疯狂,内在却是与孱弱的心智相挂钩。而正是孤独的沦陷导致了自身不和谐思想和欲望的放大。
丹尼声称托尼是住在他嘴里的小男孩,匪夷所思的言辞更证明了丹尼的妄想症,他是一个闪灵的譬喻和象征,虽则制造了恐怖却在此片中丝毫不具有违和感。丹尼是打混摸鱼的道场中的清醒者和揭示者,他揭示了悲剧存在的必然性,他用母亲的口红在墙上书写下“REDRUM”,其实倒写即寓意了谋杀。他在目睹双胞胎女孩生命被剥夺的时刻,他在看到血雨潋滟凄寂的时刻,即是他在与肤浅、血腥对抗的时刻。
温蒂是一个温润柔和的母亲,她的存在从一个方面见证了男权主义的存在,从另一个方面也解构了男权主义。在她的庇护下,丹尼由窗户逃脱父亲的追捕,虽则其雪地中的脚步一再被杰克发现,然而温蒂最终带着丹尼乘着雪地车离开了山顶酒店,从而避过一场浩劫。而杰克却结局惨淡,埋尸雪顶,万劫不复。
这样的结局设置固然是为了强化视觉效应和悲剧感,然而更多的却可以窥测到其间蕴藏着的丰富理智矿藏。杰克的行为颠覆了人类的认知,而他的无法沟通导致的自我毁灭也从另一个侧面体现了现代化的深刻议题,良知和权衡究竟能否胜过与生俱来的躁动和凉薄,宿命的事业低谷导致的落落寡欢究竟能否被垂髫之乐压制?律动着的既是一种倒戈相向,也是一种无奈的罪愆。人类能否以阡陌光明之心战胜那些晦明晦暗的懵懂?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