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易兰珠和杨云骢的对话

发布于2016-12-19 09:06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易兰珠和杨云骢的对话
杨云骢:二十年来,我一直没有履行养育你的责任,对你的母亲纳兰明慧也是不闻不问,我真是个懦夫。
易兰珠:爹,我以你为荣。你成功炸死了清廷的仇敌纳兰秀吉,保卫了我们的家园。只要能诛杀清狗,让他们在铁血和手腕下陈尸沙海,就是至高无上的法则。
杨云骢:可他是你的外公。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思忖自己做错了没有。
易兰珠:爹,您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怎么能说错了呢?我一直恨自己的母亲,是多铎王爷的妻子,真正应该忏悔的是锦衣玉食的她。
杨云骢:是我的食古不化伤害了她,这些年她每年为你织造一张毯子,倾尽了心思和血泪,临死前还叨念着兰珠,兰珠……你忍心吗?
易兰珠:我只知道我们反对朝廷痛恨鹰犬的态度,具有的是不计代价的决绝,对待他们我们无情,可是他们又何不对我们杀伐狠烈?
杨云骢:我的生命原本卑微如草芥,草原上的牧歌天山派的沉积旧事养育了我,原本是一只栽在泥泞里痛苦地打滚的猪,你的师祖婆婆练霓裳恃才傲物、目空一切,你的师父哈玛雅孤芳自赏、骄矜顽固,正是这样的性格害了她们的感情。哈玛雅倜傥秀逸,好似幽咽的寒铁,眼底有一丝冰冷的东西横贯在那里,好像一道绚烂的弓弩。而我之所以爱上你娘,是因为她的美貌聪慧,和不拘一格的贯彻始终的思想,她的价值就是真性情的灵犀灵祗的爱,就是我青葱岁月里的羁绊。她群衣飘飞,环佩飞扬如水,若柳絮若清泉,体内恰似蕴含了日月的光华,像为了把浊世照亮一般。当我在哈玛雅面前扔掉你娘的定情信物——那束缠绵的秀发的时候,你师父扑入我的怀抱,我却稳不住纷乱的心思。可惜恋恋随风,她替你的师父挨了楚昭南的一掌,就那样永远地离我而去了。
易兰珠:我也知道娘对我们浓郁的情感,可是她即便不是挺身而受,也照样会远离我们,因为立场不同,多铎王爷也会党同伐异诛杀我们草原英雄。
杨云骢:你不懂,你娘的见识才情天下一绝,超越了民族取向的认同。当年她会暗通款曲委身于我,就是因为她懂得人的心的可贵,不会因为身份、立场的原由而放弃自己的真情实感。而她最后之所以回到父亲身边,嫁给多铎王爷也绝非什么家国观念,而是骨肉亲情做谋,为了父亲而做出的人道牺牲。她绝不是一个自私懦弱的人。
易兰珠:可是娘在您这里不是已经找到了灵魂的依托了吗?血性的人都应该走出充满了腥风血雨、阴谋和悔恨的官场,来到您的身边,做一个识大体、顾大局的妻子吗?这么多年来我没有母爱,也是她的立场造成的。
杨云骢:谁不愿意纯粹地、诗意地活着呢?生命的释疑和菡萏,就是那么不可知不可解,充满了无常和变数。明慧之所以愿意活在倾轧和世故里,以她的纯粹剔透维持和王爷没有夫妻之实的亲情,都是源自她深沉的爱啊。如果她是贪慕权势的人,当初就会打掉你,她没有这么做,完全是因为相比起权倾天下的王爷,对一介潇洒武艺的普通人如我有着本能的初衷和珍惜。她的情感是因为她的玲珑,她的云蒸霞蔚,你怎么都不明白呢。
易兰珠:可是她竟然为了报父仇居然要杀父亲您啊。
杨云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也有自己情感上自私的一面。我永远都不会怪她。(哽咽道)我敬重她,因为她比起卓文君的依赖,更有自己的特立独行和坚持。卓文君为了夺回夫君司马相如的爱写作了《白头吟》,而她拿刀指向我,好似厉声斥责我的自私和荒谬,我不配做她的郎君,因为我比起多铎王爷,给不了她所需要的博大和宽宏。虽然多铎王爷人品一般,心狠手辣,可是作为一个男人,他给足了明慧的终身幸福,帮她克服了厄运和精神的难关。明慧自始自终都没有错,她不属于我,是对的。明慧于我而言是烟云,是骆驼,是彼岸的归鸿,也是共振的音符。她的死就是天上的云霞被裁碎了,也能影映在流韵的屏风之上。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