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B型血

发布于2016-12-26 09:34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双截棍柔中带刚,拒斥了皮里阳秋的杜尚。
告别虚伪的色彩,真如本性的宣泄流淌。
其实可以更深刻的韬光养晦,只是原本的脾性犹如晴雯的爆炭。
折叠心事诉诸芳菲,管控不了速速而下的泪水。滴泪痣的分毫。
婉约的魂灵略带苏轼的恃才放旷,可以将人间的悲欢离合以自己的方式记取采访。
至于那些光怪陆离的嬗变,不是小菊灯啸聚英豪的偃月场。
庭院深深深几许,山海经中龙象般若功的檀香刑和顾盼凝眸的敞亮。
高蹈弘毅兼具着气度的高爽,是叫做萱烁言叶还是沈园清客其实已经不再重要。
面对纷繁世故的中伤,犹能以心窗心境的高洁,来对付提防那些布老虎的锁心舞的凄惶。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潋滟声色纵情食欲的道场,体恤心经中的那些悲悯的元素和谚语的迷茫。
无所谓英杰的气魄,万古的声势力量,只有顾影自怜的骄矜和琳琅,其实内心最是存在着万籁俱寂的走向。
拒斥了肤浅的假崇高,内在清明开阔的俊逸,不屑于对着圣经说谎,耻于向权势主义者卖萌的面向。
内心窸窣着沐嫣婉仪的婵娟旧梦,缺乏安全感的真实原因在于尾随身世感望纤华的迷惘,总是以抗拒的小我主义者姿态面对着社会和芸芸众生相,内心的战栗诉说着可望而不可即的固若金汤。
然而终究是理智的,犹如双子水瓶天秤的瞭望,天公的抖擞将不拘一格的心智酝酿,而顾盼神飞的是灵祗的隽永和假装的遗忘。
可以是旖旎的俳优,可以是迷幻的情痴,灵犀之间的潸然总是带有幻霞灿雾林的清疏面庞。
阡陌的纵横勾勒已不是独裁的海尔茂的气场,势必演绎艳阳天下的凄怆和气韵犹存的管弦心伤。
是一个愁云惨淡万里凝的乐观主义者,舞台剧的宗社最适合讨伐一种社会性毒瘤的顽固,和追溯那不可知不可解的哀感顽艳和素朴悲伤。
摆脱了廉价式牧歌形态的凄婉,于现世污浊麻木之摈弃覆盖了生涩的倥偬和哀嚎,招揽了诗性哲性并囊括在翱翔着的器宇轩昂。
永远懂得利令智昏的道理,欣赏张爱玲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以玉的点滴菡萏诉说成就一段付之裕如的地老天荒。
诗学的追索旅程可能不是一如既往的流畅,短路的过程也是自我的陶醉和欣赏,通宵的冷颤和忽高忽低的意难平也是绮靡自在的心灵敦煌。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