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A型血

发布于2016-12-26 09:39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A型血
累牍的纠结赋予了通灵的感知能力,荣辱观的一以贯之收获了团结升平的集体主义灵照。
具有文人气质的旗帜奇想,和整饬人间灵域的万千气象,超现实主义的幻想奠基于线索驳杂而又条分缕析的思维,不显得廉价和过时的正道。
情感依稀深嵌记忆中的裂缝,夜空下悬垂的半条鱼是啃啮的孤独,人前永远克制着的任性到了回眸诉求的阶段,显得异样的苍白和虚浮。
渴望做一场慎独的法事,由得法师将缠绕着的悬浮发丝捋清,怨结的过往是极致的懵懂,渴望生命的奢华细腻却不得不勉为其难,让异端的兴致和婉约的畅想随风走向滑稽。
为人处世总是以他者为先,其实不过是温文尔雅的手段,内在的目的还是收获自私的自己,就像薛蘅芜鄙夷林潇湘的真性情和特立独行一样。
笃信的永远是谨言慎行,不稀罕那些狷狂伟岸和至情至性,总陷入小情调的凄郁之中,却也酿造浮沉委婉温厚平和的斑斓史。
远离那些嗜血,心窗心境又心计。整饬那些混沌陆离吗,用一些调和不突兀的手腕,摆脱猖狂造次酿造的大喜大悲,廉价的感悟式不若直白的分析式。
心底里氤氲的是心灵式的人道隐喻,朴树的素朴之灵歌超越了陈奕迅的张扬艳世,心襟回环往复刻写酝酿着雅人深致的沉郁隐逸,其实貌似权力欲望咄咄逼人,灵魂中最是渴望越过了千山万水凄惶的仁义。
儒家的中庸之道讲究一弦一柱思华年的慢炖,穷形尽相只会让经久不息的智慧被凌驾,招摇和放纵可以镌刻在超逸绝伦的骨子里,而不能形之于外。
耻笑那些贫血的诗人的吟唱低徊,没有皎洁的月光,亦无所谓凛冽的童话,与其为了尚方宝剑下的高尚献祭,不若打出一番自发自创的漂亮回旋踢。
外在的斯文不意味着内心的孱弱迷离,貌似时尚与生命伊始的急湍相衬托,其实内心抗拒排斥着伪善的世俗价值共鸣,人生苦短的悲戚情调孤惘清谈与之无碍,不若踏踏实实于海晏河清之后谱写有所思抑或物哀之语。
也许世界末日即将降临,哭泣的心灵感染酷烈的悲悯,感受生命的此在与搬弄辞藻无关,而是将面目的绵渺之纱布死去,并感发摇动着无声无息的抗议。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