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血疑》:困厄伦理温情风

发布于2016-12-28 14:57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日本电视剧《血疑》阐释了一个因为放射性钴的辐射而染上白血病的少女的故事。十七岁的少女幸子是由名义上的姑姑——大岛理惠十七年前和有妇之夫相良教授所生,然而在一系列因缘际会、阴差阳错之下,她和相良教授的儿子——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真心相恋,后知真相而九死未悔,与病魔抗争考上了大学之后,随着樱花飘零、香消玉殒而回归了灵魂的向欣园。
此剧贯彻了对人之常情——亲情和爱情的展示,盛赞了一种蓬勃的、旺盛的生命力,幸子随和乐观,简净明亮,名利和世故固然不能褫夺她的生命观感和内在原则,然而如果电视剧能够拍成关于独立之美的毁灭的故事兴许会更为深刻,在超越了血缘关系之爱,和谐聚合、赞同了生命牺牲的殉道精神之中也消弭了个人主义。尤其是幸子在得知自己的身世之时轻而易举的原谅了自己的亲生父母——表面上看该剧加入了西方的原罪意识,其实暗合了东方家庭的世俗关系和道德伦理。
大岛理惠原本可以展开的西化派独立自由的个性,以及可以造就的文化伦理观念的冲击——也被浓郁的东方情调冲淡,电视剧没有展开对于一系列不幸的源头——婚外恋原罪的意义追觅和探寻。剧情笔墨集中在幸子和哥哥光夫男欢女爱的格调意蕴之中,悲剧的酿造看似是偶然因素的作用,其实是一种伦理的残酷性和必然性,这就弱化了对于相良教授的欲望的批判精神,成为一种具有震撼力却又缺乏深刻沉淀的牧歌情调的舞场。
幸子的形象和性格灵动,温暖却不感人肺腑,爱之残忍和求之不得心常爱的翻覆的悲伤被惬意自得的甜美稀释,即便有比较极端的河上相拥自杀——以生命殉道,殉这一分求不得之爱的行为,电视剧也描摹得颇为含糊,不能从形而上的高度对生命的原罪和自由进行探讨。困厄中自强不息是一部分,可更为深刻的是顺天应命的伦理观和温情风,所以幸子可以在经过心灵挣扎之后可以仍然认为自己是幸福的。
试图揭露幸子的真实身世的无良记者,在挑衅了幸子养父——大岛茂的底线之后,大岛茂含悲忍泪地跪下,并将幸子患白血病的事实告知记者,记者的人道意识似乎被唤醒,将写好的纸张交给大岛茂。这样的情节其实将复杂的社会关系肤浅化了,以今天的人们的角度观看可能缺乏了对贪婪市侩的批判力度。
剧集中加入了许多西方文化元素,比如巴黎的街道,以及一些关乎神祗的灵性之歌等等,可这些情节的拼凑固然在一定意义上强化了主旨,然而却更像浮于表层的人文拼接,内在喷涌的生命力的东西却没有呼之欲出的气概,更像日本为了打通国际异域文化关节而做出的文化努力而已。剧中人物形象的确生动且各自有明朗的意蕴,却没有真正活泼泼的涌现着的生命,更像为了推出自己的文化产品而塑造的一些文化符号而已。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