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论负能量

发布于2016-12-28 15:08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生活中的负能量固然不是极致的美,但细细思忖玩味之,负能量既是一种生命的本能也是造化的常态。就像具象化的罪孽、自卑、失措、茫然、孤僻一样,负能量代表着人类本然状态的人间失格,但即便如此,吾们还是能够从负面抑或消极的评介中找到自身的存在感和开创意义,并不会因为负能量的存在而退却前进的脚步,甚至可以从负能量中汲取自我的归属意韵。
日本推理天王东野圭吾是描写人类犯罪动机的行家里手,徜徉他的文辞之间,可以感受到心走上了一条蜿蜒蛇行的雪线,而其宗旨即是和多数日本文学一样,描摹人性人情中的阴暗面,以林林总总的失德和睚眦必报来体现一种旺盛生命的灼灼逼人的力量,以此来实现一种本能状态下的对抗。譬如《白夜行》中的桐原亮司和唐泽雪穗,雾沉半垒,其分别弑父杀母的行径固然可怕,可这种强大的负能量未尝不是青年人对于顽固冰封社会价值体系的全盘否定。因为亮司的父亲亵渎了作为女童的雪穗,而雪穗的母亲以此作为经济真空状态下讨生活的圆规。
自卑和孤僻作为负能量作用力结果的延伸,其实也是吾们内心的一个征象。最伟大的艺术家可能有雌雄同体的心灵状态,而其自信自尊和自卑茫然可能是一体两面的,因为内心消极负能量的存在,反而切实保证了其自信疏朗一面的纵横,促进内心感悟力提升的同时,也在另一个层面保障了心灵惬意的完整。就像感性和理性,真正的艺术家必然二者兼具,且二者不偏不倚的发展。
负能量的捭阖促使吾们心灵的成长,那些生活中的造次和龃龉其实最是磨练人性,在吾们成为怒放的魔力胭脂的旅程中,负能量的作用可能会显得压抑,却证明了吾们内心雅逸一面的不可诛除,谁能保证吾们汲取的能量一定都是些雅致清芬?苦闷和煎熬也是人生的力量,愤懑和苛苦连带着寡情刻薄的人世也是受难者无量的福祉。
对于身心积存的负能量,只要能适时适度的疏导,就能达到更深层次的生命境界。日本文学擅长描写刻画人性中的变态,甚至日本有男女共浴的习俗传统。而这些与吾们文化环境格格不入的举措抑或遐思却恰恰证明一个硬币的正反面特质,吾们看到那些鞭笞、屠戮和人性中的殇罚,都仿佛从中窥见了自己,在这样一种菊与刀的文化中性犯罪率反而是世界极低的。因为力比多的负面效应在不虚饰的面向中褒扬渗透了本真,并在负能量攒聚的时刻将之释放掉了。
负能量无时无刻不在吾们的身边,去声嘶力竭、歇斯底里地声诉太过轻浮幼稚,意欲倾覆世界的图谋亦不合乎理性时代的必然要求,而内在的自我反刍和心襟的开阔通明才是解救负能量的灵丹妙药。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