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秋日庐山行

发布于2016-12-29 11:48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五代诗僧齐已在郑谷的启发下用“一”字写出早梅绽放的神韵。秋意浓浓的九月,我在庐山住了四个晚上,意犹未竟。我不知如何把它传神描绘出来,想学齐已,去抓几个关键词。
凉爽清静,这是庐山给我的初印象。
一上山,清凉的山风就张开热情的手臂欢迎我们,吹乱了额发,吹动心灵。庐山最高的山峰汉阳峰海拔不过1400多米,在祖国的诸多名山大川中不算最高,但是通过半个多小时的盘山公路上来,我们发现有个叫牯岭的小镇居然是在山顶上的,有意思。小镇的名字是英国传教士李德立取的。当时他在九江传教,因被炎热天气困扰,意外找到这块避暑胜地,于是用英文“cooling”(凉爽)命名,难怪这在抗战时期曾经是蒋公的“夏都”,庐山的常年温度在20度左右。
这个凉爽也让一直初来乍到的游客措手不及,因为山上和山下的温度相差至少五度。和我同车上山的小宁师妹冻得瑟瑟发抖,她只穿白色短袖衣裙,带的也是夏装,好在我的一箱大杂烩的衣服为她雪中送炭。我们一起上山,一起下山。
庐山的清静让我觉得惊讶,可能是因为多年以来在热门景点看人头的经历让我对庐山的印象有反差。牯岭镇上商家林立,但不像别人播放音乐或是大声叫卖,如果要说有声音也是观景点这边有些大妈在跳广场舞播放的舞曲,并不刺耳,也看不到在丽江、西塘等地彼彼皆是的酒吧。
小镇上有一家“即磨咖啡”的小店,是一对父子开的。儿子淡然是小宁警院师兄,喜欢研习咖啡,父亲庐安原是一家宾馆的大厨,接待过江泽民、李铁映等国家领导人,听颜值高、阅历厚的店主人讲讲庐山往事,感觉时间是静止的。在我看来,能够舒舒服服地说话也是一种清静。
这种清静,在我入住的大自然青年旅舍后感受更深。一幢红顶三层的白色小楼掩映在曲径通幽,绿树环抱的山林里。我不由想起去年夏天我在富阳采风时也是住在山里一个叫新疆疗养院的地方,在山里写作、听鸟叫、看落阳和雨声。又见到似曾相识的地方,叫我不由暗暗欢喜。
店主人子木二十出头,性格不温不火。游客们早出晚归,各行其道。整个旅舍的大厅空荡荡的,只有在晚上的时候,看到个把人坐在那看书或喝茶。一条大金鱼在一个青花瓷的鱼缸里游来游去,是我难得看到的活物。一个多月处于紧绷疲惫的心有了停泊的港湾,在青旅的日子里,我睡得很沉,温热的电热毯和飒飒作响的树叶声陪伴着我。记得有一天清晨醒来,太阳都晒进小屋,客人们都出去玩了,我和子木在开满秋海棠、阳光明媚的小院里聊了一上午,直到玲姐喊他做中饭去。
在庐山上,适合发呆、晒太阳、看美景的地方很多,西线的如琴湖、花径是我最爱去的地方。来庐山的第二天上午,我就和小宁师妹去了那。“水声如琴”,如琴湖富有诗意的名字就让人陶醉。我们漫步在美好的秋日,她暂且放下公务员考试的压力,我暂且放下工作、搬家等烦不完的琐碎,看碧波粼粼的水面上泛着点点金光,层林叠翠,远山含黛,秋水共长天一色。庐山的空气特别清新,让我这个鼻炎患者暂时摆脱涕泪俱下的窘迫。绕过花径,走过九曲桥,在石栏上留张倩影,聊聊人生、谈谈梦想,再一起逐字逐句地来读“景白亭记”因为年代久远辨识困难的碑文,在现在想来都是极值得回味的事。
我愿花大把的时光抛在美好的事物上,来如琴湖,不能错过寻访如琴湖的夜色。夜梦梅花落满山,云中谁寄锦书来,如琴湖的夜会让人柔肠百转。告别庐山的前一个黄昏和夜晚,我再度和如琴湖缠绵,不忍分离。那夜的如琴湖像个蒙着面纱的楼兰新娘,在星星点点的灯光里闪烁着神秘的美还有空旷的寂静。
庐山的凉爽清静、超凡脱俗决定了这是座隐逸的名山,适合清修养心,难怪东晋五柳先生陶潜不为五斗米折腰,辞掉彭安县令,来庐山隐居,过上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山水田园生活,在此写出《桃花源记》、归去来兮辞的不朽名篇。北宋理学大家周敦颐也隐居于此,写出著名的散文《爱莲说》,所以也不难理解舍主子木来庐山旅行以后爱上此地,已经在山上清修4个月了。我相信环境改变人的性情。来年重上庐山,从事长篇写作计划是我此次上山突然萌发的念头。
庐山作为人文名山散发着迷人的光彩。“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这是人生的两大乐趣。我们为什么游庐山,我想不仅是因为庐山有“五老峰、三叠泉、石门涧”等美丽灵秀的自然风光在深情召唤,而且是因为它的2000多年来深厚的人文底蕴在吸引我们。面对只能在庐山停留三天的艰难选择,我放弃游东线最富盛名的“五老峰、三叠泉”,集中精力参观美庐、林赛公寓等老别墅群、庐山会议遗址、庐山抗战纪念馆、毛泽东诗碑、庐山博物馆、仙人洞等著名的人文景观。我还在庐山会议遗址买了本挺有趣的书《庐山拾遗》,这本书随我从庐山到九江、南昌再飞回宁波。记得苏东坡在诗中说过“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确庐山太大了,云雾起来的时候更加是白茫茫的一片,看也看不清。听九江诗人黄梅雨介绍,庐山景区分山上山下,山上主要有东线、西线,山下还有秀峰、白鹿油书院、东林寺等名胜。但我想说通过对部分人文景点的游览和阅读书,我虽然不可能对庐山的一切了如指掌,但是我的脑海里已经形成一根大致的历史文化脉络。
庐山的历史非常悠久,早在2000多年的西汉,太史公司马迁就把“庐山”写进《史记》,当然他本人来过庐山。山名的由来是根据传说,周代有匡氏兄弟七人上山修道,结庐为舍,故称匡山、匡庐,故北宋苏轼诗云“匡庐奇秀甲天下”。庐山山清水秀,风光优美,道教、佛教在此集结,自有历史记载以来,一直是文学家、艺术家神往的地方,也成为高僧、名道的依托,以及政客、名流的活动舞台。
世人皆爱庐山,不论古今,不论中外。
早在唐朝,大诗人李白从25岁到57岁来过庐山五次,留下20多首写庐山的诗篇,以《望庐山瀑布》最为脍质人口的。“一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写尽了庐山瀑布大气磅礴,极具浪漫主义色彩。苏东坡来过四次,留下近50篇诗文,刚刚上文提到的陶渊明、白居易、周敦颐,还有慧远、朱熹等文化大家更是庐山上的常客。
今人也爱庐山。英国人李德立利用向中国和尚购买庐山上的寺庙这种不正当手段取得对庐山的租界开发权,虽然主观行为是帝国主义的殖民侵占行为,但在客观上促进庐山成为一座美丽的山城花园。这个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多种身份集于一身的传奇人物在庐山上搞别墅开发讲究规则,倡导种树环保,大胆引入西方管理模式、建筑风格以及西方文化,从李1895年上山搞开发,使之成为闻名中外的避暑胜地,成为今天的世界文化景观和世界地质公园,到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这已经有1000多幢风格迥异的别墅,众多名人入住,留下许多故事。从这个意义上讲,没有李德立,就没有今天的牯岭镇。所以提起李德立这个不得不提的人时,不由饶舌了几句。
蒋公也爱庐山,1926年他第一次来庐山就在呆了十天,后来多次上庐山,许多重要的决策都在此做出。“美庐”是他为妻子宋美龄入住的别墅提的词。他还萌生过在庐山上养老的想法,可惜天不邃人愿。毛公偏爱庐山,他三上庐山,留下“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笼四百旋”的诗句《七律.登庐山》,芦林湖留下他游泳的英姿。美庐是唯一国共两党最高领导人都入住的地方。毛公的一句:“委员长,久违了。”有些你方唱罢我登场,风水轮流转的意味。作为一个草根,无权评论历史人物的功过。蒋公的庐山抗战宣言我一直记得,毛公写庐山的诗我大爱,还有他飘逸的毛体。据说白居易的《琵琶行》是他默写出来。两位伟人都爱看书,我用崇敬的眼光看着墙壁上的他们。
难怪有朋友调侃说:“男人最好不要上庐山。”的确,上过庐山的政治元首、精英实在是多得数不清了。做人其实做一个心态,如果用学习、欣赏的心态来也未尝不可。
庐山还是一座充满浪漫气息的名山。到庐山上最最要做的事,就是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然后牵着爱人的手一起走进美庐边上的庐山电影院。有一部叫《庐山恋》的电影在一直为你循环往复地播放,庐山的美景、张瑜美丽勾魂的眼神、还有郭凯敏的憨厚、纯朴都会把你带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意境。这对八0后、九0后的年轻人来说是新奇、穿越,对我们七0、六0后来说是怀旧,我在小时候看过这部电影,人到中年重新复习,不免有些感伤。爱情,青春,如同小鸟悄悄地飞走了,还会再回来吗?电影散场时,我看到许多人的头发已经花白。也许,岁月可以夺去人的容颜、身段,但不能抹杀人生最珍贵的记忆。我想,童真可以依旧。
初上庐山,秋高气爽,山花烂漫、丹桂飘香、仙气飘飘,我对这座神山流连忘返,感觉汲取到无穷的灵感;对新认识的朋友小宁、子木、庐安、小琴等恋恋不舍。
有一种爱在冉冉升起,千言万语,欲说还休......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