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那一天,我登上了滕王阁

发布于2016-12-29 11:52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1000多年前的一个秋天,有一个青年才俊登上滕王阁,他叫王勃,写下名篇《滕王阁序》。我也是在秋高气爽的九月,从庐山到九江一路漂泊至南昌,终于和这座魂牵梦绕的江南名楼有了亲密接触。
文字诱惑力极大,我自然是受了“落霞与孤鹭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召唤。相传,以前景点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如果谁可以背出《滕王阁序》,就可以免票入场。
滕王阁与黄鹤楼、岳阳楼并称“江南三大名楼”,它是一座江南名楼,更是一座人文荟粹的艺术博物馆,大抵要花上三到四个小时,才能把七层楼里陈列的内容一一细细看遍(台阶占了二层楼的位置,加起来号称九重天)。滕王阁的来历、王勃写《滕王阁序》的经过、历代名人对滕王阁的赞誉、滕王阁的兴衰、江西的名山大川、英雄豪杰、风土人情等尽收眼底,不亚于走进第二个江西博物馆。
我到滕王阁的时候应该是2016年9月24日上午10:30左右,正逢周六,游人如织。一进景点大门,一座以朱红色为主调,配上檐牙玲珑的青瓦,高大巍峨、气宇轩昂的楼阁拔地而起,需要仰视,一块宝蓝色写有“滕王阁“三个金色大字的牌匾在靠近屋顶的位置特别醒目。它好像是一只随时都将展翅飞翔的大鹏鸟,和我前日在九江见到的浔阳楼、锁江楼、烟水亭的相比,无论是气势还是建筑规模都要上一个等级。这是一座仿宋式的古建筑群,除了直入眼帘的九层高主楼以外,还有许多沿江依次排开的裙楼,位于南昌市抚河路赣江和抚河交汇处,可能是因为滕王阁的规模过大,站在阁上远眺赣江,赣江反而显得太秀气。
从景区走上数十级台阶,便到一楼,楼前一块黑底烫金写有“瑰伟绝特”的狂草牌匾映入眼帘,书写人是唐朝著名的书法家怀素。“瑰伟绝特”是不是古人赞扬滕王阁的?我带着疑问走进一楼。迎面是一幅对联,系毛泽东书写的“落霞与孤鹭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一千古名句,气势磅礴,非同凡响。毛公虽然没有到过滕王阁,但是他非常喜欢王勃的诗,对王勃的评价很高,说他年轻有为,才高学博,为文光昌流丽,二十多岁的人就写了16卷诗文作品,可惜死得太早。
如毛公所言, “初唐四杰”王勃和他的《滕王阁序》自然成为登阁的最热话题。一楼的字画详细地介绍关于王勃写滕王阁序的故事。上元二年(675年)秋,王勃前往交趾看望父亲,路过南昌时,正赶上都督阎伯屿新修滕王阁成,重阳日在滕王阁大宴宾客。王勃前往拜见,阎都督早闻他的名气,便请他也参加宴会。阎都督此次宴客,是为了向大家夸耀女婿孟学士的才学。让女婿事先准备好一篇序文,在席间当作即兴所作书写给大家看。宴会上,阎都督让人拿出纸笔,假意请诸人为这次盛会作序。大家知道他的用意,所以都推辞不写,而王勃以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晚辈,竟不推辞,接过纸笔,当众挥笔而书。阎都督老大不高兴,拂衣而起,转入帐后,教人去看王勃写些什么。听说王勃开首写道“豫章故郡,洪都新府”,都督便说:“不过是老生常谈”。又闻“星分翼轸,地接衡庐”,沉吟不语。等听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都督不得不叹服道:“此真天才,当垂不朽!”。
自此之后,滕王阁成为历代文人墨客向往之地,可谓文学的朝圣地。连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也名列其中。韩愈在年少时已经听闻“多闻江南多临观之美,而滕王阁独为第一”,于是有一年秋天,他出任袁州刺史,属于南昌管辖,距离不远,终于如愿以偿,便写下《新修滕王阁记》。“瑰伟奇特”出处就在此文开头。心中的迷团顿时解开,这种喜欢胜过从导游处听到。获得新知,加深对世界的认识,这难道不是旅行的乐趣吗?
到了滕王阁,如果只知道王勃而不知此楼的创建者滕王李元婴,那等于没来过。李元婴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弟弟,贞观十三年受封为滕王,后迁洪都(今南昌)任都督,广招能工巧匠,于赣江之滨创建闻名与世的“滕王阁”。滕王一生颇具传奇色彩,多才多艺,他擅丹青、通音律,懂歌舞,特别善画蝶,被誉为“滕派蝶画”鼻祖。相传他画蝶画,不是用普通的笔墨,而是沾着用金粉调成的颜料而就。
看着馆内云鬓高耸、丰腴曼妙的舞女腊人像和《滕王宴乐图》,我好想梦回大唐,听闻仙乐,翩翩起舞。景点管理者仿佛掌握游客心理,于去年开发夜游项目:游船和晚上的仿古歌舞表演《滕王夜宴》。为了看到晚上的节目,我放弃当天下午去南昌起义纪念馆的计划。晚上7;50开始的歌舞表演值得一看,一开场楼前广场上表演滕王宴请众宾,锣鼓喧天,人物出场华丽,接下来的系列节目在各个建筑群展开,夜晚交错层叠的楼阁在灯光和雾气的笼罩下恍如仙境,和白天相比,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西天取经的唐僧,反弹琵琶的飞天,手提宫灯迎客的唐朝使女,古琴和洞萧的合奏,还有从昆曲《牡丹亭》走出来的杜丽娘和柳梦梅,都在夜晚这个魔术师的戏法里如梦幻般地朝我们走来。当然建筑、音乐、服饰在晚会中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在重庆、丽江等地看了许多“印象**”系列的作品,虽然都是比较高大上,但我感觉还是滕王夜宴比较接地气,有文化特色,展现初唐时期国泰民安、风气开明的特点。当然昆曲是明代以后的产物,之所以也参演,我想是因为明代的戏曲作家汤显祖是江西临川人,而且他写的《临川四梦》中最出名的《牡丹亭》曾经在滕王阁上演,开创腾王阁上演昆曲的先河,体现腾王阁的文化特色。七楼那个描龙绘凤的戏台想必已经上演无数场的精彩的戏文。
滕王李元婴是个传奇,滕王阁更是个传奇。1000多年来,腾王阁饱经人世沧桑,所受的磨难是天下名楼中少见的。它既经历歌舞升平的昌盛年代,也度过满目疮痍的艰难岁月。这一枝中国古建筑之花,饱尝治乱风雨,开而复谢,谢而又开。经历唐、宋、元、明、清等历代战火或是地震,被损毁28次。我们现在看到的滕王阁是第29次的重建,主阁是根据著名古建筑大师梁思成先生1942年所绘的《重建南昌滕王阁计划草图》,并参照“天籁阁”所藏宋画《滕王阁》,以及宋代《营造法式》一书重新设计的。梁思成先生和他的学生为腾王阁的重建呕心沥血,可惜等到1989年重阳这座江南名楼重新屹立在赣江畔时,梁公已经作古,但是他对中国古建筑的研究、保护,对滕王阁的贡献将永载史册。虽然,我不懂建筑,但凡是美的艺术我都喜欢。到了滕王阁,我对建筑有了一些理解,建筑是活着的历史、凝固的艺术,建筑里面包括丰富的文化内涵。
我研究事物喜欢从形式到内容,从宏观到微观。滕王阁内陈列的字、画、器皿可谓琳琅满目,体现江西人杰地灵、物华天宝的盛况。给我印象较深的是大型的丙烯壁画“人杰图”。这一个个文化名人有些低头沉思,有些高淡阔论,有些举怀畅饮,有些奋笔疾书,他们每个人都是一本厚厚的书,一个个鲜活的故事。就说著名的“唐宋八大家”吧,其中欧阳修、王安石、曾巩都是江西人。有许多四川来的游客不服气,说:“一个省出三个有啥了不起,我们四川眉山老苏一家就出三个:苏洵、苏轼、苏辙。”没想到江西老俵非常淡定地说:“苏家的老师还是在我们江西啊,他就是欧阳修啊。”四川游客哑口无言。在滕王阁当导游的确需要非常深厚的人文功底的,我亲耳听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导游能把王勃的这首《滕王阁诗》一字不拉地背出来。我也在另一个年轻女导游在介绍朱熹、陆九渊等名人时,搞清理学和心学的区别。它们都缘于孔孟创立的儒家学说,以南宋陆九渊、明朝王阳明为代表的心学主张生命活泼的灵敏体验,而程朱理学主张“存天理,灭人欲”。当下是以人为本的时代,我想大部分人肯定是比较容易接受“心学”。旅行让我感觉越来越无知,我对写作也是越来越敬畏。这周六去余姚参观王阳明故居,刚刚可以恶补下对“心学”的认识。
我在滕王阁看到、感悟到的东西还有许多许多。滕王阁,绝对不虚此行!我想,朋友们最好亲历亲闻,这样收获更大。我写这篇文章,主要为了分享,也为了记录在我曾经用脚丈量过的这片土地留下的痕迹。旅行是一种不断完善自己看待世界的认识的过程,是课堂上不能获得的教育,它让我们带着新的感觉继续走在路上。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