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乡影

发布于2017-03-16 15:06   浏览次   作者:东阳无迹
七八月晚上八九十点,当月儿的光芒不是那么明亮时,是辨认瑶天星宿的好光景。抬头南望,便是星云璀璨的人马座,西接着瘦小精悍的天蝎座。踩着蝎子的该是巨蛇座和蛇夫座,望远镜里,蛇夫头、胸以及蛇身上三颗亮星构成一把巨弓,若加上蛇夫身上的另两颗小星,却又似展翅欲飞的一只大鹏。以人马座为南天门,诚然深得兵家之要:星卒如麻,将星拱卫。
和人马座隔一个盾牌座是牛郎星河鼓二驾驭的天鹰座,和天鹰座西隔一个天箭座是织女星弹起的天琴座。难道织女弹琴是为了鼓动天箭把天鹰射下来让牛郎回到身边?此不可得而知。天箭和天琴的东北侧邻居则是天鹅座,鹊桥天津四星在此。以此按次辨认,将满天星宿的位置都编号认完亦不是难事。
大自然对于江南许多的乡村,并无许多异样的妆点;春天是一色的青葱,夏天是一色的氤氲,秋天是弥宇的金黄,冬天是深沉的苍苍,唯有水声或汩汩、或咚咚或悄无声息地从早流到晚。花有栀子山茶杜鹃红,草有鼠鞠蒹葭一枝黄,虽无大奇却也能平添许多神秘的妩媚
和别一般的风味。无处不少的狗尾巴,随风而衍的蒲公英,都倚着童年岁月的旧梦闪闪发光。月季、石榴,则在门前招摇,日日引风、引客、引秋露。
一雨送归残夏去,翩翩白鹭荷上飞。时值立秋,雨后炎暑乍消,连水鸭子都变得更为快乐,在无稻的田里嘎嘎地跑的飞快。紫红的葡萄吃的吃了,落的落了,园子里还时有鸟儿虫儿蜂儿萦回盘旋觅食。不久,餐桌上又将添金黄色的板栗,山坡也将是金黄色的山坡。烹茶宰鸡,煨栗炖芋,就着秋阳下酒,酒酣耳热,便不大能分清自己是仙还是人邪,当是上蔡牵黄犬、华亭闻鹤唳的又一种。
草卉无心岂动人,赏星月木总关情。独住山村、屏居世外,往往对世界有一颗比常人更渴望了解的心;隐居并不等于封闭,不竭的好奇心会不断驱使人去探寻究竟,弄清是非。忙碌的人们沉圉于眼所见耳所闻,无暇并无心思考,虽然或总自以为达人,浑身便散发着一股积食不化的闭塞气,乡村的农家乐中总扎着此许人色。不过大都市的达人并不可憎,小城镇的达人也有几分可爱,惟有居于乡村却自以为甚达,或已从乡村迁居都市而仍在乡村寻名觅利的,往往使人惧而欲逃。他们脸上总挂着洞察都市和乡村一切的、莫名其妙地、意味深长的微笑。要是看到你写篇小说其中有个病人,一定以他为你的自况;一个人忘恩负义,也以为定是你的写照。你要是认真去辩解,他便会甜甜蜜蜜地微笑,然后塞上耳朵,以示他早已料中你的心思。他或者还常以基督教的教义自诩,以豪侠自处,告诫你对一切都该宽容:当然你要傻到以为打他一耳光、骂他几句,他会依然笑眯眯可就错了,需得身上备点武器才可动那手,不然一定吃不了兜着走。他们常常说,亲友有事一定要帮忙,至于是什么忙,你可千万不要去认真想,认真问,到时候王顾左右而言它,反骂你小鸡肚肠。
有人会问,乡村世界,更直接干脆的可恶难缠者难道不是或真或假喜欢打太平拳的无赖吗?而我朝在这一点上做的相当不错,很少有人敢在陌生地方兴风作浪,顶多也是利益冲突时农民对农民的对殴,这一点也不是乡村的特色,而且应付的手段也不少,实在不值一提。
李世民说,晦影归真,而我没有佛法的照耀,眼界又小,所见不过是乡村一点破碎的池中倒影;秋风一起它便变皱,终于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了。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