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飞蚁

发布于2017-03-16 15:05   浏览次   作者:东阳无迹
“舅舅,世界上有没有会飞的蚂蚁呢?”看着《猫和老鼠》的小逗,见蚂蚁抬走了小狗的野餐,冒出来这么一个问题。
“有的罢,”舅舅在看书,心不在焉的回答说。
“他们住在哪里呢?这山上有没有?”外婆家就在山脚,走廊上一眼望出去,是片片金黄色的油菜花,粉红的苜蓿,丛丛的映山红;早春二月,蜻蜓虽然还未见,蜜蜂却已经飞来飞去的采蜜了。
 “有的吧,”舅舅还是漫不经心地回答他,头埋在书上,一动也不动。
五岁的小逗对舅舅的回答很不满意。舅舅一定在“扶您”他,他想,这个词是他从电视上听来的。他隐约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大约是两年前罢,婆婆他们都说山上有野猪,小孩子是不能去的,可是,妈妈都说他现在已经是大人了呀!
他偷偷溜出舅舅的房间,暗自庆幸没被发现。去山脚有一条小路,要经过公公家的池塘。小家伙从路边拔了几根草儿玩,想着怎么能绕过池塘——妈妈教他不能近水——却又不敢踏进全是粉红,或者是紫色的花的田里。最后终于硬着头皮,畏畏缩缩地沿着田埂前走,眼睛盯着地面,不敢往池塘看一眼。
 “小逗!”他听的有人喊;小脑袋四处转了转,却不见一个人,只有一阵阵的春风,还带点寒意。
“小逗!”这回他听的真真切切,声音来自他脚下高岸旁的池塘。小家伙踮起脚尖,战兢兢地伸长了脖子,往下看去。春风吹皱池塘,起了一片片的涟漪;一只老大的乌龟趴在岸底突出的一块黝黑的石头上,正在晒着太阳,脑袋朝上仰望,两只圆圆的眼睛正看着他呢。
“呀,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呀?乌龟,你怎么会说话呢?”小逗惊奇地说,“我是要去找会飞的蚂蚁。是我公公告诉你的吗?他什么时候告诉你的呀?你在这里晒太阳吗?”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乌龟应接不暇,“啵”的一声,他钻回到水里,不见了。
小逗恍恍惚惚底继续往前走,嘴里哼着歌儿壮胆,毕竟,这可是人生第一次一个人出来探险呀。忽然间,小家伙的眼睛亮了起来,一只蓝壳的甲虫摇摇摆摆地溜过他的脚边,悉悉索索地钻到路边的草丛里去了。他俯下身,拨拉着绿油油的杂草,却不见了甲虫的身影。他趴下来,足足找了看一集《猫和老鼠》的时间,还是毫无结果。于是他叹息了一声,失望地准备站起来。
可是,自己为什么会在一片森林里了呢?周围一杆杆冲天的绿皮树,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找不到前去的路了。一只巨大的蓝背恐龙,正匍匐在不远处,两只圆鼓鼓如脸盆一样大小的眼睛正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两条粗粗的钳子般的长爪伸在前面,仿佛正准备向他扑来。小逗吓得毛骨悚然,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忽然,他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对他说:
“快跑呀!”
只见自己旁边来了一只蚂蚁,浑身上下黑黑的,不停振动着长长而透明的翅膀,使自己稳定在空中,脖子上系着一朵粉红色的苜蓿花,转头朝向他,不断催促。蚂蚁怎么会这么大呢?他再一看自己,发现也已经变成了一只乌黑的蚂蚁。
“快跑呀!这只恐龙可能会吃蚂蚁,”旁边的蚂蚁又喊道,接着就翩翩飞高了。
小逗不暇细想,仿佛生来就会似的,也鼓动了他的翅膀,跟着前面的蚂蚁飞到了半空,一前一后,就象一根线牵着似的,借着春风的力量,来到了一畦油菜花上,在一片耀眼的金黄色花瓣上停了下来,不住的喘气。前面的蚂蚁用触须在花瓣上划了几划,镇定下来,说道:
“这下可安全了。我叫蚁红,你叫什么名字呢?你们的家在哪个山坡?”
“我叫小逗,”小逗说,他还没反应过来,“我是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蚂蚁。我住在村子里,我的婆婆家。”
“这几天我常常看到人,”蚁红说,“好庞大呀,比恐龙还大许多许多。你一定是做梦成了人了,”她揣测说。
“不是!”小逗急急地说,“我舅舅还在那边的房子里看书呢,不信你跟我去看。”他朝刚才溜出来的房子看去,却觉得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变了蚂蚁,连视力也只有人的十分之一了。
这个时候,蚁红忽然蜷起六只腿,收起翅膀,趴在花瓣上一动不动。小逗刚想问她什么事,耳边听的嗡嗡的响声,只见一大群蚂蚁,黑压压地飞过油菜花地。小逗被吓住了,也学蚁红趴了起来。
好一会儿,等嗡嗡声消失了,蚁红才展开翅膀,伸开腿儿,在花瓣上站了起来。
“好险啊,要是被他们看见,我就要成亲了,”她心有余悸地说。
小逗还不大理解成亲的意思,但是,他隐约觉得,成亲是好事,这是他从大人的谈话中感觉到的。蚁红为什么要怕呢?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小逗仿佛听见婆婆在喊他,但现在自己几乎看不见远方的东西了,心里说不出的着急。扯下来的夜幕中仿佛藏着无数可怕的幽灵,而现在自己是一只小小的蚂蚁!很小的时候怕山上的野猪下来咬人,现在可是就在山脚边。
“去我家玩罢,小逗,”蚁红邀请道。
小逗实在也没有办法,只好跟了她,在昏黑中飞行,来到长在山坡上的一丛覆盆子旁边,落到花叶下,爬到一个隐藏的很好的洞口:这就是蚂蚁的窝了,他想。
进去是长长的过道,有点暗,但却能看清楚路;待到爬到里面,却是个很亮堂的所在,仿佛人类的大厅,但没有柱子,四壁镶嵌着无数莹莹发光的银色灯笼。
“哇,你们蚂蚁也有电灯吗?”小逗惊奇地问。
“那是秋天从一种会发光的虫儿身上取来的,人类叫他们萤火虫。”蚁红回答说。
大厅里已有许多的蚂蚁,大多数都没有翅膀,见了蚁红,有十来只便上来打招呼,称她为妹妹,“去看看母后罢,”他们说。
“他们都是你的哥哥吗?”小逗问,语气中满是羡慕,“你有这么多的哥哥!”
“蚂蚁的兄弟姐妹都是很多的,”蚁红回答说。
蚁红带着小逗爬过蚂蚁群,到一处门口装饰着栀子花的小洞口,里面铺着许多软软的松针,爬上去跟毡子一样的舒服。她的母后就在中间坐着,体型很大,旁边是两只体型小很多的蚂蚁,那大约就是侍从了。
“女儿,你可已经成亲了?再不成亲,过两天你的翅膀就要没有了。”见他们进来,蚁后先问道。
“还没呢,”蚁红回答说,“这几天我好好地玩了一下。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小逗。他说他是一个人。”
“是人吗?”蚁后凑到小逗跟前,用她的触须在小逗身体周围上下绕了几圈,“果然和我们的气味有点不同。你怎么会变成蚂蚁的呢?”
“因为我想看飞蚁,”小逗不假思索地说。
“我们蚂蚁不是一直都能飞。你看我就没有翅膀,蚁红的翅膀,过几天等她一成亲,也就消失了,”蚁后说。
“那不成亲就一直可以飞了吗?”小逗好奇地问。
“也要脱落的。况且她一定要成亲,要建立自己的王国。”
小逗对她说的话似懂非懂。过了一会儿,蚁后吩咐蚁红带小逗出去转转,她自己是有些累了,要让侍从用触须拂她的背,放松身体,驱除疲乏,这是睡前必有的功课。
蚁红告了安,便带小逗退出到大厅,那里正进行着一个舞会。除了蚂蚁,还有几位邀请来的客人,移动着佩刀般腿儿的小螳螂,软绵绵的蜗牛。小逗小心翼翼地跟在蚁红后面,绕过让他胆战心惊的螳螂——他们在高谈阔论去年各自的家庭捕获了多少苍蝇——来到一个角落。蚂蚁们双双对对,互相配合着六只腿的移动,前前后后,有时候斜着,互相回过头来碰一下触须,这是他们的交谊舞。蚁红告诉小逗,到了夏天,还有马蛉们来当乐手,那时会更加热闹。有几只蚂蚁捧着一朵朵紫色的小花,里面是清澈透明、琥珀色的液体,那是蚂蚁的酒,据说是从春天收获的覆盆子中榨出来的。
小逗也喝了一朵。他可是从没有喝过酒,便觉得有些晕眩,脸有些发热,但是味道甘甜,便说,
“酒是这么好喝的呀,我公公也做了很多酒,葡萄酒,金樱子酒,回去我也要喝点。”
他又接连喝了好几朵,终于有点醉醺醺了,便乘着酒兴,和蚁红来来回回地跳了好几圈舞。最后,蚁红提议带他去一个很好玩的地方。
他们又爬过了长长而弯曲的甬道,地形似乎是向下的,待到爬出一个小小的洞口时,又是一块很开阔的地方,高高的穹顶嵌着萤火虫贡献的银色霓虹灯,好华彩!耳边传来水拍岸的声音,就像以前妈妈带他去海边时,海浪冲上沙滩的声音。
“这个是大海吗?”小逗问。
“就是我们前面从那里飞过来的那个,”蚁红回答说,她不懂什么是大海。
“那是我公公养鱼的池塘,里面还有一只乌龟呢。”
“小逗!”忽然,他又听见有声音在喊他。
只听得“哗哗”的声音消失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那只老乌龟,可是,他现在看上去真的太大了。
“你怎么变成蚂蚁了呢,小逗?”乌龟问。
“老乌龟,你赶快去我婆婆家,让他们来找我好不好?我想变回人。”小逗急急地说。乌龟可是他的故人了。
“这我没有办法呢,”乌龟说,“我要是去问,他们可能会把我抓回去的。去年冬天,池塘里的水都被抽干了,幸好我躲在这里。”这里的确是乌龟藏身的好地方,应该是连着池塘的岸,而乌龟就可以在池塘里没有水时,躲到这里睡觉,等有水了再回去,小逗想。他想着想着,就问了乌龟好多为什么,可是乌龟不善言辞,啯啯地笑了几声后,“啵”的一下,又钻回水里去了。
和乌龟见面后,小逗本已稍微快乐起来的心,又开始变得沉重。他拉着蚁红,陪他爬到覆盆子叶片覆盖着的洞口,向外张望,外面黑魆魆的,天上有几颗星星闪烁,但是看上去是多么的黯淡。他仿佛感觉到有几束强光在扫射,是舅舅他们在找他吗?“舅舅!舅舅!”他喊了几声,却想起自己现在是蚂蚁,人怎么能听见蚂蚁的喊声呢?
蚁红安慰他,带他回到舞厅,那里大家意兴未消,喝酒侃大山,每一丝空气都充溢着欢乐的气氛。
“要不你和我成亲罢,”蚁红提议说。
“我不想做蚂蚁,”小逗把头摇的象拨浪鼓,“蚂蚁太丑了。我还要上学,要写字。等我长大了,舅舅会给我找一个的。”
蚁红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她离开小逗,跑到母后的房间里去了。小逗呢,正在一个人伤心,忽然围上来好多的蚂蚁,拖着他,喊,
“成亲喽,成亲喽!……”
小逗急的大哭,努力想挣脱,可是几十只蚂蚁把他围了起来,又怎么逃得掉呢?正在没有办法的时候,他忽然听到舅舅的声音:
“小逗!小逗!”
小逗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舅舅正站在床边看着他呢!外面满是鸟儿的叫声,“叽尔叽尔”,“呜呜尔”,时间是下午,一缕阳光从窗户透进来,正照在自己脸上呢。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