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念故人文

发布于2017-04-04 14:50   浏览次   作者:罗马易
公元二零一七年,岁在丁酉,政通人和,万物生发,季春之初,卷帘可见山明水秀,推窗而现日月交辉,伏案于咏梅书斋,云宫音讯,鸿雁难托,文辞粗鄙,以慰祖父。是为引。
从我记事起,家里的阁楼就摆放两副棺材,一副爷爷的,一副奶奶的。爷爷的已经用了。
爷爷出生在白领镇罗家湾,白领镇是湘鄂赣三省交汇处的一个偏远山区,罗家湾则是偏远山区中的一个偏僻农村。爷爷居住在罗家湾的毛窝,背靠群山,门前一条大河,田野一望无际。
爷爷喜欢烧香拜神,每月初一十五都烧纸钱给祖宗菩萨用,家中一年四季香火不断。每日三餐,爷爷都要我捧着一碗米饭,上面夹了时蔬鱼肉,供奉坐在神坛的继爷们。罗家湾大部分人家都是如此。
罗家湾人种田养猪为生,爷爷稍稍不同,一边种田一边读书,后来师范毕业,因为搞封建迷信而没有被单位录用,再后来因为家里一根独苗不允许远游,终究还是在罗家湾种田养猪,当个农民。爷爷是一个有文化的农民,那个时候他是生产大队里的一员会计。1952年的土地改革,1955年的农业合作化运动,1958年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以及后来的改革开放,爷爷都有经历或者参与其中。爷爷是有机会去往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打工的,终究还是选择了土地。
爷爷膝下五女一男,夭折一女,我爸老三,我是家中长子长孙,同辈兄弟姐妹达十四来人,同辈已婚哥哥姐姐已经热热闹闹的组建起来一个三十多人的大家庭。我的爷爷娶了有文化的奶奶,他们俩从小到大就是希望我们兄弟俩勤学苦练,读书为官。鄙人有负此望,愧对爷爷阴灵。
爷爷一日三餐要我给继爷们端茶送饭,带着我从小就跪拜祖宗菩萨,他还修桥铺路造福神庙。爷爷去世后,村民都叹息走了一个修路的老人家。爷爷清明元宵都要带我去扫墓,每一座坟头都要我从小记清楚明白,爷爷曾经一度把所有的祖宗坟墓翻新或者迁移了一番,新立了许多墓碑。
爷爷早早的给自己和奶奶挖好坟墓,就在毛窝旁边的天顶山,背靠群山,前方绿水长流;爷爷早早的给自己和奶奶备好寿衣和寿纸,死后烧给自己用;爷爷也早早的给自己和奶奶打好棺材,里面放着满满的都是稻谷。
我的爷爷生于公元一九三九年,逝世于公元二零零八年,人生七十古来稀,爷爷还差那么一点点!清明三月,草长莺飞,满城烟霞,柳絮纷飞,我又何尝不会念起故人来?我的爷爷高高瘦瘦,头发谢顶,牙齿污黄,一个农民三分土气七分文气。一生烧香礼佛,祈福消灾解难多子多孙,又期望子孙兴旺发达团团圆圆。
呜呼!子不语怪力乱神。奶奶常常念叨,你爷爷是神灵的香火炉,他修桥铺路一辈子就是盼来你跟你弟弟两根香火。他跪拜祖宗菩萨,祖宗祖宗没有祖宗何来的祖孙;奶奶常常念叨,做人不可以忘本,从那里来最终还是要回哪里去,天涯海角,四海为家,脚底要生根发芽。而当今世界,多少年轻人把自己的本都给丢了?
呜呼!子曰,未知生焉知死。爷爷过早的给自己准备棺木,一介落魄书生,能有几许力量去对抗他所生存的那方土地。罗家湾穷山恶水,一条溪流都可以争的头破血流,爷爷患有风湿,奶奶患有胃病、高血压、心脏病,他有何力量去对抗田地里的天灾人祸,村民间的恩恩怨怨,自身的病魔缠身,他唯一的希望是读书走出去,但差那么一点点!后来,又寄希望于子女孙子外甥走出去。一个忠厚老实的农民他的信仰都是来至于未知的神灵世界。爷爷相信有来世,死后需要一个好的住处,需要衣服穿需要钱币用,爷爷寄希望于来世,选了块风水宝地,继续庇佑子孙后代。
呜呼!爷爷在世没有得到半分好处,死后风熄蜡烛,了无音讯。我听说,人死后堕入六道轮回,我的爷爷或许轮回在某一道。两生花开,阴阳相隔,我们家族要在清明期间,多多烧些香火寄往冥间,期望鬼神可以善待轮回中的爷爷。作为不肖子孙,希望看到此文的为人子女者可以善待活着的老人家,子欲养而亲不待,此千古之悲痛也!
 
罗马易
二零一七年三月初七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