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山水与笔墨之间

发布于2017-07-06 10:16   浏览次   作者:罗马易

  山半岛的家乡“修水”,2011年9月份,坐上公共汽车离开去往宜春求学,当时心情失落,但也怀有些许的期待。因为,我读的是专科,那个时候根深蒂固在脑海的尊卑观念,考上本科才算是堂堂正正一介书生,而读了专科,这在亲戚朋友面前都不好意思开口,就像是犯罪一般。那样的我,身心俱疲,但也必须在复读和就读之间做出抉择。我一度在QQ空间私密日志内这样记载,我对自身未来心如死灰,只想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重新开始。可是不到一些时日后我改变了,我在2013年4月份离开大学去往南昌一家药企实习,迎接新生活。来往修水和宜春道路的过程,曾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别绪

青峰霞雾佑,奈晓风烟侵。

一刻千帆过,相期望日婷。

 

 

  整个的丘陵地带,一座座矮矮的山包就像是一个个“修水哨子”,不过这个“哨子”不是用来吃的,而是看着就闻到了美食的香味,饱满丰腴的外观,它们常年四季被山脚下的雾气给包裹着,仿佛是山的爱人编制而成的一条围巾,痴情不动的山即便太阳当头照,也才恋恋不舍的一圈又一圈的拿下脖子上的围巾。这会可以看见低矮的江南小屋舍,也是小巧玲珑,精致惹人的,黑色的屋顶,白色的墙壁,一排排一列列,和谐排布在山野田地上,因为距离汽车较远,所以在视野里很容易变成一些迷你的建筑模型。不一会儿,丘陵间终归是要起风的,恋恋不舍扯着雾色围巾的青山需要面对残忍的现实,这里的雾在倏忽之间,犹如雪花飘散在大地,犹如棉絮扯散在高空,犹如撒盐在伤口,总之,雾气散去了,留下清秀俊丽的山峰表露在眼前,葱葱郁郁的竹林、松林、柏树林,加之太阳光线匀称的照耀,苍翠欲滴。山的庇护所终究是要退去的。那个时候,我在修水,离开了奶奶的照顾。奶奶待我含在口中怕化了,捧在掌心怕风吹了,放在枕头边又怕被人偷盗了,这一直是我暖烘烘的围巾,没了;我在宜春,我的朋友们十分照顾我、包容我,知道身体不好,就带我去郊游、唱歌、爬山,一起逛街吃宜春小吃,学生会和社联有活动,也少不了我一份凑热闹。我在寝室要看书,三个寝室,18张借书卡,把图书馆翻个底朝天都没有问题,我来往修水宜春的道路不方便,中途要在铜鼓转车,于是来了修水老乡会,一起包车来回。但去南昌后,这把保护伞也没有了。青峰霞雾佑,奈晓风烟侵。

汽车继续奔驰在祖国的山山水水之间,后来坐了火车、动车,到过江西省的一部分地方。得益于这个时代四通八达的交通脉络,逢河架桥,逢山开隧道,我过上了类似于毛主席当年的游学生活,也有点李太白学成出世,游览华夏名山大川的抱负。总之,我的想法是简单的,我想自己有点出息,起码可以做到知恩、感恩和报恩,让这些围巾及保护伞留在有能力的自己身边。

一刻千帆过,相期望日婷。

*

来到宜春,我和同学们最喜欢游玩的地方就是学校附近,秀江河畔的“湿地公园”和“化成寺”,公园是为纪念古代一位秀才发奋苦读得以考上状元,为一方水土所自豪的美谈。寺庙是个好去处,美轮美奂的佛的雕像,坐落在山与水之间,拥有了一座城的人文盛景。香客云流,从善如流。而极具现代建筑美和自然之美的“花博园”更是令人赏心悦目,这里有来至于世界各地的花卉,名贵的兰花也是令人过目难忘。江西各个旅游名胜景点都在这里被做成小模型,可谓瞬息之间游历完全整个江西的名山秀水和名胜古迹。当然,如果你热衷于农业和农副产品,这里现代化的农业种植技术也是令人过目不忘的。宜春还有一处容易忽视的好去处,那便是农家乐的“白马农庄”,可以看到美丽的桃花和梨花,一望无垠的摆在你的视野,有如花的王国,香味的世界。农庄可以到田地里采摘蔬菜,到池塘钓鱼,也有草莓哟!自己弄烧烤或者野炊。总之,上面这些个地方,湿地公园、化成寺、花博园和白马农庄,都是我和朋友们周末休假的美妙去处。得益于温情的山和水,也幸运于有这么一伙爱玩会玩的朋友们作伴,我的身体恢复的很快,一个学期以后,人家都说我有死过一次,重获新生的感觉。当然,大家不清楚,在读大一时候,我常常三更半夜被惊醒,胸口针尖一般刺痛,有痛得只掉眼泪的时候,这是我鲜为人知的秘密。

 

 

武功山诗提

路天飞瀑雄鸡过,剑壁孤悬一劲松。

恶雪削肤冰砍肉,苍竹原是阻行葱。

欺神骗鬼爬阎殿,索道摸黑疑鸟人。

多情风光应解语,一凛江山多壮志。

 

由宜春坐火车往西走,到了萍乡就得去武功山,到了武功山就得写诗,写的诗不只要一首,必须得两首,这样方才称得上是一个好男儿!时至寒冬,大雪封山,我们火车一个钟头抵达萍乡市中心,然后转汽车也要一个小时左右,到了山脚下因为地面结冰,车子已经开不上去,于是我们一车十来个旅客只得徒步上山。开始觉得野外空气清新如明镜,道路也宽敞,四周可见人家,自然欢喜的掏出手机拍照,再说,大伙已经好多年没有见到弯弯曲曲的道路上,尽是厚厚的雪和层层的冰之情形,于是一个个血脉贲张,走路特别的带上劲。可是到了武功山的售票口,我们的热情立马被一个冰桶浇灭的一干二净,因为山上已经被雪和冰给封锁住,之前上去的游客都已经被囚困在山顶等待积雪消融。我们一行四个人,就我,脚底穿的还是板鞋,相比较那些个有专业登山设备的人,休想在售票员和保安人员那得到星点希望,他们不允许售票。有一哥们在网上订的票,带着自己的一套设备,无奈,在一通死皮赖脸之后没有起到效果,垂头丧气的离开了。我们四个人也是看着已经湿漉漉的裤脚和被冰雪摩擦的雪亮的鞋子,不置可否。我三番五次求情,都被回绝。

*

那位大哥是外省来的背包客,说是生活和工作处处不顺心,特意请假出来攀登武功山,现在无功而返,自然心灰意冷。其它的几位大叔也没有多费口舌,无趣的下山去了。同行其它三个人也都在打退堂鼓,但我一转念,跟一个本地司机交涉上,商议好价钱,他带着我们走小道上山,时间过了中午12点,将近1点,司机留下电话号码,他预计我们会在山顶过夜,要么半夜下山,这样就得留宿他的宾馆或者至少要坐他的私家车到萍乡市火车站的。但我们信誓旦旦,觉得自己可以6个钟头挑战完全这座全江西省最高的山脉。

这会儿,一起走歪路的还有一对年轻小情侣,因为我们年轻,所以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的上山了,就6个钟头。

*

依旧铺天盖地的雪花和绵延不绝的冰霜,越是随着海拔的升高越是堆积的凶狠恶毒,等到雪的温度可以渗透到你的鞋袜里面,使之冻得发僵,裤管在体温和雪的对抗中消融,变得沉甸甸的时候;当我们从墙壁上取下来的冰棒,达到几两之重时候。凭的就是一份意志力,我们不服输,彼此鼓励,分享一些食物,目标锁定在“金顶”头上的那片天空。我们在杂七杂八的人为的自然的竹竿建构起的铜墙铁壁间钻来钻去,直到远远的甩开。这种打破循规蹈矩,走走歪路带来的快感令我们在层出不穷的阶梯之上尽情拍照留念。很快,我们发现了山民在武功山养的一只母羊,带着两只小羊羔,那会儿山腰可见阳光,可见华贵如披上金色袍子的林子。随着进度加深,我们沿路偶尔可见的小水流变得清脆入耳,一会儿涓涓细流,一会儿汇集入注,一会儿豁然开朗,一会儿化成一个积水池,那些个积淀得有一个人高的雪峰就漂浮在水池之上,犹如一块银色的新大陆,看得人的眼睛里仿佛有童话。可见的水的范围里有冰,很厚的冰,悬浮在活水范围之外。那些个冰柱由墙壁接入水池,如冰龙在取水。水流在狭隘的范围里喷射而出,把这水潭冲击而成一副仙境才有的景致,呈现在已经目瞪口呆的人的眼睛前面。终于,耳边雷霆万钧,千军万马奔驰而过,睁开眼,一注飞瀑出鞘,垂挂在九天银河,劈凿在武功山的胸膛。此番景象,即便离开武功山两三月,我依旧念念不忘,另作诗一首。

 

偶发感遇

飞星传恨纤云度,勾月悬仇恶夜发。

斗转鲜苔延古壁,星移望戚染鬓双。

鸿鹄倒志青云梯,金榜空劳尘嚣层。

灯火阑珊时有尽,东风待放树千花。

 

  走着走着大伙忘记了时间,眼前的景象已经不会给大脑任何机会去想象其它的事情,这里是武功山最为险峻的阶梯,并且,上面堆满冰霜,水流在下边流淌,我们的大腿走的发抖,冻得发僵,这些个平日里看似微不足道的威胁,现在把我们的生命藐视的轻若鸿毛,随时随地一个失手或者失足就会掉下身后万丈悬崖,死无葬身之地。路天飞瀑雄鸡过;恶雪削肤冰砍肉。

咬紧牙关,凭借意志力,不断发挥出来自身体力的极限,在这名不虚传的武功山,我们还是在这天路之上前行着,路过一处乱石堆积而成的墙壁,我们看到了武功山的松树,就那么不可思议的生长在极寒之地、不毛之地,在那硬邦邦石头上有一道生命力。剑壁孤悬一劲松。我们看到松树,翻越起来山包,渐渐的,看到长年驻扎在山顶的旅馆,仿佛真的来到武侠世界绝顶高手的修行之所。然后我们看到皑皑白雪的地面上高高耸立的国家户外运动基地石碑,张开双臂,烘托着武功山顶的天空,它在全江西省的至高点,犹如一位帝王,周遭是俯首称臣的群山,我拥抱这上空,离天三尺三。

 

欺神骗鬼爬阎殿,索道摸黑疑鸟人。这是我们下山时候情行,那个时候的阶梯依旧险象环生,排满积雪冰霜,我们甚至于连一个扶手都找不到,如果身子倾斜另一边,那是没有护栏的,动作一出失误便会搭上性命,后来天渐渐变黑,我们借着雪地的微弱反光摸索道路,就像是在过鬼门关,在阎罗王的地狱里走路。事后,我们都有回忆起这一次毕生难忘的登山旅程,确实,我们四个人都有过实实在在的死过一次的人生际遇在。在夜晚7点之前我们四个人平平安安到山脚,完成6个小时上下武功山的豪言壮语。

 

  高考没有读本科,我心有不甘,我觉得最伤心的人是我奶奶,这是爷爷在世时候最大的心愿,看着我们两兄弟读大学,成家立业。而在高考之前,我痴迷于权力,我想为官,古往今来的读书人,学而优则仕,这是我心底的私密处。在一方做官,两袖清风,造福一方百姓,等到功成名就我再荣归故里,诗酒田园,咯噔一下,我的小九九被打碎的遍地。等到武功山之行结束,我回到家中,那个时候已经是念完药剂专业的第一年,回想起这段岁月,再有不甘,也都得选择释怀,人生不会重来,做了就没有后悔的余地。思前想后,自己的求学生命算是以失败结束,但人生之路才刚刚开始,需要更大的抱负和投入。灯火阑珊时有尽,东风待放树千花。

等到第二个学年,我和朋友有了新的目标,从宜春往东出发,去往新余市,看仙女湖。随行就只有“老何”,我们睡在同一个寝室的两个相邻床位。去的过程并不复杂,在互联网上搜索好仙女湖相关的旅游路线、门票和景点信息,坐完火车换汽车,到了景区买学生票坐游轮开始游山玩水。仙女湖传说是七仙女下凡的地方,自然是岛屿诸多,人在山水之间得到浸染。我们曾在龙王岛看各种各样的毒蛇,大寺庙内敲钟,九天瑶池前留念,但我当时没有留意到,“老何”身处仙女湖是何种的苦涩和难过。

 

觅知音

我辈为人孤且直,非与真材不深交。

若要相得一知己,折寿十年不为过。

 

  诗写作于高三时期,赠与我的知音潘磊。可我没想到“老何”居然是那样一个痴情种。仙女湖的主题为爱情,米兰婚纱摄影在此落地生根,有巨大的影视城,围绕爱情为中心,设有爱情岛和同心锁之类的环节。而那个时候的“老何”已经跟女友爱情马拉松6年之久,第一次知道他女朋友是我提起的,那会我们两个人在食堂吃饭,我问起“老何”的情感状况。他彼时聊起自己有一个分分合合数年之久的女友,一直到现在都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情形。随后我去了“老何”家乡赣州崇义游玩,见到了他日思夜想的女友。我察觉情况有点异样,我发现他的女朋友不是很关心爱护他,“老何”晕车严重,呕吐的时候女朋友也不表示一点怜悯,都是他自己掏出塑料袋,吐完,漱口水,继续睡觉,到了县城,“老何”给她买东西回家,女方过意不去给他买了些东西,说是送给“老何”父母吃的。这是一个令人尴尬的情境,因为“老何”父母知道儿子谈的女朋友许久,成天就等着儿子跟女方商量好,双方家长见面,谈好终身大事,毕业就结婚。但此时此刻,女方父母是不知道“老何”的。等到“老何”家,他给我看了两人自打初三以来来来回回的几百份情书,那一次国庆节,女方还送给“老何”一个自己亲手绣的枕头,弄得他高兴地天天抱着睡觉。后来我闲得无聊翻看这个枕头,发现上面居然绣着一行英文,“I can only exist in your love, so I have to leave,”我彼时心头一战,但出于对我和“老何”友谊的保护,我没有说出来这件事情,或许是自身多疑了吧!就在国庆节,我在赣州那阵子,“老何”家开始做房子,说是女方开出条件,要谈结婚得先有房子。回到学校的“老何”继续跟女友分分合合,高兴的时候聊电话到半夜,不开心“老何”就独自一个人听那种伤心的情歌,颓废的令人心酸。后来“老何”家的房子做好了,此刻我了解到女方的家庭情形,原来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不能跟“老何”这种穷屌丝开花结果,最主要的是女孩子还是被收养的,不是亲生子女。于是“老何”这场漫长的爱情马拉松保护战敌不过现实,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爱情没有战胜它,最终土崩瓦解了。现在回想起来当初我们在仙女湖的山山水水之间,大抵是各有所思吧!他思考的是苦苦哀求的情感,而我要得是一个可以交心的知己,于是美丽的属于浪漫的仙女湖被我们躲得远远的,要是一对情侣或者一对同志去应该会好一点!

2013年4月份,由宜春出发往北走,一辆汽车浩浩荡荡,伴随母校一声爆竹响,我们去往南昌。在南昌,工作之余,我在城市里的文青生活也是滋润。记得当初第一次到南昌是去看滕王阁,恰逢雨天,滕王阁对面的秋水广场空空蒙蒙,当时我志在追寻天妒英才的王勃以及洋洋洒洒的千古名篇《滕王阁序》,却也迟迟没有寻到前人的遗风流响,这会第二次,我来的既不匆忙也不突然,我可以有条有理的欣赏这文章故郡,人文盛宴。

第一站:西山万寿宫。

道教福地,世外洞天。

去西山万寿宫是潘磊的意思,那个时候他在南昌,全身心的投入为日语等级考试做准备。第一次到八一大桥下找到直达的公交汽车已经晚点,晚上是没有夜班车回来的,无奈,我们二人只好作罢第一次的计划。等到第二回,也就是次星期礼拜天,早早坐在只有我们二人的公交车,兴致勃勃前往万寿宫。南昌的车流量大,人流量也大,所以过程又是痛苦的,因为在地方坐车有一个特色,那边是人挤人,挤死人,潘磊老是抱怨,“公交车15分钟、30分钟一辆,又不是没有,等一下又不会怎么样,车里坐不下了还要死命的挤。”自然,车子过红绿灯被停车等待也会时有发生。等到我们下车,来到所谓西山,傻眼了!这里漫天黄沙,滚滚烟尘,周遭都是些破破旧旧的老房屋。以为是来错了地方,怀着决心,我们继续前行,终于发现万寿宫的匾额,是要收门票的。我们决定先从免费的景点开始游玩,那便是万寿宫对面的九龙壁。我们因为看了九龙壁,觉得万寿宫是一个有灵气的地方,买了一捆香跪拜,潘磊求考试顺利,我依然无欲无求。之后我们从万寿宫里面出来,依旧恋恋不忘九龙壁,回来又拍摄了几组照片留念。

离开九龙壁,我们买票进入万寿宫里面,须臾之间,眼前的世界变得静逸温和,太阳光和谐的飘洒在地表,万寿宫各个角落都有成群结队的鸟雀在飞来窜去。我们也跟着这些个小生灵的身影,来回穿梭在万寿宫的各个宫殿,在二十四孝图前留念,出来的时候,潘磊说自己的钱丢了,我们仔细回想,票是他买的,应该是买票的没有找钱,过去一打听,售票处阿姨毫不犹豫的给出我们的午饭钱。潘磊笑笑,“真不愧是住在万寿宫旁边的人。”

第二站,八大山人纪念馆

三教合一自然心物赠答,文以明道元本先人遗风。

南昌八大山人纪念馆我是跟“番番”一起去的,那个时候他面对着被公司辞退的危险,说是心情很不好,想跟我一起出去走一走。八大山人我在中学的美术教科书上久仰大名,因为画的动物总会有一只眼珠子是翻白眼的,令人记忆犹新。到了八大山人纪念馆,自然是看看旧人的生活和创作环境,一些生平事迹,出乎意料的就是我居然可以看到朱耷的坟墓,那一刻的心情我在回来后依旧念念不忘,写了文字。

盘根错节,苍天大树微凉,吞吐氧气,滋养青云谱丝丝缕缕灵性,这里清幽,你被这包裹着的气牵引,面前浮现的围墙像是把你牵引进一个幻梦,色彩晕染,扑朔迷离,直到脚踩满地苔藓你依旧执迷不悔,你会以为自己是在彩虹上踏步,其实摆在眼前的是硬生生一座坟墓,梦被突来的击碎,一盆凉水泼在头顶,浑身一凛,没错,这就是一座墓,埋着八大山人,我忍不住低头鞠躬。

这便是此行最大的收获,而次一点的当属,三教合一自然心物赠答,文已明道元本先人遗风。

第三站,佑民寺。

心感菩提,摩诃般若波罗;身应正法,南无阿弥陀佛。

南昌佑名寺我去过两次,其实八大山人纪念馆我也去过两次,第二次是陪表姐夫。佑名寺第二次是陪“老胡”,“老胡”是之前陪我上武功山的那四人之一,来南昌是为了实习结束后找工作的事情,随带要我领着他去溜达。于是,怀揣就近原则,我们由八一公园穿越到佑名寺。期间,“老胡”不停一个个跪拜神灵,闭目祈祷,倒是我反复被西方极乐世界的一幅壁画浮雕所震撼,好比在西山万寿宫看到的九龙壁。

第四站,小平小道。

小道回肠苦生春,绿意一村千万村。

知道我会玩,那时候在南昌医院实习的“荔枝”也闻风而动,恰好,我也有时间,于是组织了去新建县看小平小道的事情。之前我们去了南昌市内的绳金塔,那个时候“番番”和我,还有“荔枝”已经吃过早餐,但因为绳金塔瓦罐汤的缘由,在旁边餐馆又骨碌骨碌喝起来,总而言之,他们对绳金塔不是很满意的,于我,就是觉得里面第一次见到孔子雕像比较新鲜,心生敬意。后来,我们发现一个天大秘密,原来绳金塔后门可以自由出路,我那白花花的银子啊!自然,瞻仰伟人心怀的是敬畏,但一些个模型和图文字画,几张木椅木桌,几个简单车间被我们三下五除二给游完全了,简而言之,这里倒是无趣的,甚至于寒酸。邓小平爷爷在这边工作和生活,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后来人民为了表示纪念的一座巨型雕塑让人有一睹伟人风范的机会。

因为这里的清幽平淡,使得我们走的不是很耐烦。接着,我们看到那条邓小平爷爷当年来来回回的羊肠小道,就那么普普通通,在任何一个乡野农村都可以稀松平常的见到。但也是这些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足迹,包含着改革开放这一改变中国人,乃至于整个中华民族前途命运的创举。小道回肠苦生春,绿意一村千万村。一个人换来千千万万人的利益,这就是为人民服务的真谛吧!

过站不停,安义古镇。

去安义古镇是一个错误,钱花了,景点没有游玩,并且,游到了点大门还是关上去的。这都得得益于“飞哥”这样一个大宝贝,他是当初陪我上武功山的那四人之一,还有一个大家都知道,那边是之后又跟我去了仙女湖的“老何”。“飞哥”当时被公司调到进贤县,三个月后被调回南昌市,做药品销售嘛!业绩压力大,不满一个月就被店长赶出来了,当时公司总部要他过去商量,辞退的可能性极大。清楚明白自己命运的“飞哥”很是苦恼,要我带他出去玩。这便有了安义古镇之行,“飞哥”在贯穿每个景点的话语都是“怎么办?”看刺绣也是、书法也是、看学堂也是、古代小姐的闺房也是,过程不断跟人打电话排解内心的焦虑,最后安奈不住,提前结束游览回到市里。

这便是友谊,友谊更多的是一种责任和担当。回来后“飞哥”得到人事部通知,回家待岗一个月。

下一站,艾溪湖。

 

艾溪湖诗提

昌南不堪留,杨柳两地湖。

一丝日上青,一丝月下银。

 

我在公司总部住的员工寝室是没有门把手的,也就是说半夜三更有男的或女的,甚至于来个抢劫的和小偷的......实际上这是多余的想法,这里强盗土匪、梁上君子正眼都不会看一下。这乍一看就是一个穷的叮当响的贫民窟,从走楼梯进到二楼食堂,再看看过道,简直就是脏乱差的一个老鼠窝。这里居住着大部分湖南人和小部分江西人,以仓库卖苦力者居多。我的寝室住满四个人,我、“毅哥”、“斌哥”和“杨叔”,“杨叔”年纪最大,但和我最合得来。有一阵子天气转凉,雾色朦胧,在郊区更是雪上加霜。“杨叔”和大家一起出去吃饭,人总是郁郁寡欢,有时候我可以看到他半夜三更睡不着觉,起来在宿舍走来走去,偶尔会跟人打电话,争吵声音激烈。后来,就我们两个人出去游玩,“杨叔”很是憋屈的说起自己的心事,他离婚了。人到中年离婚。之前一个月他还兴致勃勃的亮给我看自己的驾驶证,说是等到老了做不了重活时候就去帮人家开开车,挣点零用钱。现在,妻子离开了他,还是因为婚外情。

“杨叔”一辈子是个农民工,过着东奔西跑、居无定所的生活,自己的妻子在深圳打工结束后,没有跟着来江西而是回到老家湖南一家宾馆上班,然后跟宾馆里的保安好上了。

第一次女方要求离婚,“杨叔”通过熟人的忠告得知妻子背叛的事实,没有抱怨,请假回家去求妻子回心转意,没有效果,又叫亲朋好友过去劝说,都没有用,“杨叔”心灰意冷的回到南昌,继续上班,没有声张。后来,男方玩腻了女方把她甩了,女方要求复合,此时此刻离婚证已经铁板钉钉,“杨叔”没有选择继续跟妻子回到一起,但做的洒脱,“杨叔”把大半生的积蓄全部给了前妻,自己选择白手起家,想起这些时常人会黯然神伤。于是,“杨叔”想出去玩,正好,那个时候我想去南昌艾溪湖走走,选择一个礼拜天朗气清的时候,去了艾溪湖,玩了一整天,我们不断谈天说地,就成了一对忘年之交,时常和“刘叔”一起喝酒,我喝不完的他们会帮忙喝完。在艾溪湖,“杨叔”想着自己不幸福的婚姻,而我已经临近八个月实习期的尾声,我想起了自己的奶奶,想起了之前我们在修江河畔看到的杨柳,子欲养而亲不待,我想回去陪陪老人家。然后我就走了,“杨叔”看得开,所以豪爽的祝我一路平安,“刘叔”是要躲着避开走的,但还是被食堂做饭的“尤叔”看到,老爷子居然激动的要哭了......

2014年7月份我在学校领到毕业证,算是完成学业。我在《维克多的礼物》的作品简介中提到过,我在学校读了15年书,我所有的造化都来至于读过的书籍和一些自己的遭遇,我没有经历过类似父辈的时代,但我要立言,中国古人讲究立身处世的三不朽,立德、立言、立身,一己之言足以成书,我为自己立言。这便是毕业后敢想敢做,敢做又敢当的我。在药剂的三年学习期间,我还有一处旅游经历没有点出来,这些个让我重新焕发出来生命力的山山水水。

说起媲美桂林山水甲天下的金字招牌,在江西省境内,那边是匡庐甲天下之景了。

九江在南昌上头,也在宜春上头,同班同学想去的不少,实际去了的只有我一个人。

那是一次寒假,姨爹的朋友在庐山做导游,顺势把我塞在了她的车里。之前,姨娘和姨爹是提心吊胆的,因为庐山已经结冰,道路不通,他们也已经几年没有去到过山上了,在我执意要求下,他们选择妥协,我去往庐山。

随团游可以搭顺风车,可以有导游做介绍,但好山好水需要一个人与之心灵交流的机会便被破坏了,所谓心物赠答不复存在,所以一切都是世俗和呆板的。比如看庐山瀑布,需要另行买票,看别墅也是如此。庐山瀑布在冬天看是找不到李白诗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气势恢宏的。我拍了几张照片便匆匆离开,而免费处,毛主席当年留念的岩石令我心花怒放,连拍几张。接着我们又去了毛主席在庐山的居所,我爱书,看到毛主席在庐山时候看罢的几房间书本,顿时钦佩的一塌糊涂,毛主席爱好鲁迅先生的文章,我也是。我总觉得鲁迅先生和毛主席是把这个民族理解的最为通透的两个人。我这喜悦感也有来至于看毛主席旧所不要门票钱的开心,因为去蒋介石处就得收钱。我在上海,去甲秀里看毛主席不卖门票,去看宋庆龄故旧倒是要钱了,真不愧是搞资产阶级路线的。伟大的毛主席是我由衷敬佩的人物,我还特意去到湖南长沙第一师范,橘子洲头瞻仰,《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也是我随时携带的宝贝。不论何时何地,作为文艺青年,看到爱书的人或者写书的人都是兴奋的,我在别墅区游玩时候就对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女作家赛珍珠记忆深刻。

跟着导游停停走走,在一家餐馆他们吃了一顿饭,我吃些干粮,然后在景点等那些有钱人进去看完再出来,又看了传说中朱元璋在鄱阳湖败兵逃到的一处悬崖峭壁,突然天中飞来一条金龙,化成一座桥,让朱元璋顺利跨过悬崖,躲开后面的追兵。接着就是各式各样的石头,导游开开玩笑,说:“庐山的石头摸一下心想事成,摸两下好事成双,摸三下千里姻缘一线牵。”对面重叠的两座山峰被说成一对青蛙在谈恋爱,然后免不了有挂同心锁的地方。然后就是仙人洞,传说吕洞宾修道成仙的地方。哈,哈,我曾经在一篇文章里提及过,有名山大川的地方一定免不了和尚和道士的身影,有庐山和鄱阳湖的九江就来了八仙之一的吕洞宾。等到我以为庐山之行就要在大人们的安排之下结束的时候,突然柳暗花明,我们到了杜甫草堂,素有“诗圣”之称的杜老先生自然会让小文青的我开心起来,即便草堂的樱花没有开,孔雀没有出来,我只要摸摸杜老的雕塑,沾沾仙气就心满意足了。满足了就得打道回府,庐山之行就在跟团旅游当中匆匆忙忙结束。白鹿书院没有去,三叠泉也没有去,传说中三棵抱在一起的银杏树没有看到。庐山上纯净甘甜的空气很快就消散在鼻孔。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山脉也离开了视线,我再也回忆不起来了。但回来我为庐山写下了一首诗,毕竟山水之间,不虚此行。

 

庐山诗

地灵有待人杰到,江山还须文人捧。

无息而过潜渊龙,踏遍庐山天下山。

 

2011年9月份到2014年7月份,是我人生最后的三年求学生活,以宜春为中心,四处采风,修水、萍乡、新余、九江、南昌、赣州,山山水水之间放飞心灵,修炼自己的心灵,这便成了我笔墨下的文字,花难百日红,落子便无悔。

写作于2015年2月16日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