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A型血

A型血


发表于2016-12-26 09:39   作者:孙启菲
A型血 累牍的纠结赋予了通灵的感知能力,荣辱观的一以贯之收获了团结升平的集体主义灵照。 具有文人气质的旗帜奇想,和整饬人间灵域的万千气象,超现实主义的幻想奠基于线索驳杂而又条分缕析的思维,不显得廉价和过时的正道。 情感依稀深嵌记忆...

B型血

B型血


发表于2016-12-26 09:34   作者:孙启菲
双截棍柔中带刚,拒斥了皮里阳秋的杜尚。 告别虚伪的色彩,真如本性的宣泄流淌。 其实可以更深刻的韬光养晦,只是原本的脾性犹如晴雯的爆炭。 折叠心事诉诸芳菲,管控不了速速而下的泪水。滴泪痣的分毫。 婉约的魂灵略带苏轼的恃才放旷,可以将...

柳宗元的遗风

柳宗元的遗风


发表于2016-12-14 13:50   作者:罗马易
作者的话:以下诸文体裁皆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所开创的寓言体散文。 第一部分: 神兽传奇 夜光神兽有绚丽夺目的玉绿肤色,一双聪慧大眼,灵力十足。它有优美修长的金角,纤长圆润的尾巴,四肢强壮,肚皮浑圆。额角六角形是上天赐予的恩惠...

冷风中丢了我的眼泪

冷风中丢了我的眼泪


发表于2016-12-13 15:05   作者:一颂
青岛的风吹乱了路上行人的节奏,我看着你在长春的背影,雪花飘落了。我想在上一次分别的时候,一定下着雨,下着能把人心都浇透的雨。这几千公里的距离,才不漏一点相思的泪雨。 好多人都在异地的路上歇斯底里的爱着,都说这距离便是一种硬伤,...

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发表于2016-12-13 09:04   作者:罗马易
小时候,快乐是什么? 是在乡村的茅草屋檐间躲躲藏藏,伙伴老半天找不到,守他路过,蹦出来,吓他一吓;是跟着大个的穿梭在座座青山,窥视洞穴里是否真的有乌蛸蛇,然后过了老半天,飞窜出来一只翠鸟,惊得皮跳肉麻;是攀爬上十米来高的大树,...

吾国教育之谏言

吾国教育之谏言


发表于2017-04-04 14:49   作者:罗马易
关于教育,一直有话要说,压在心底七年,今天发痒,难免要说说。我不是绝对的好学生,因为有反骨。但凡存在都有道理,不合理的我会反抗。我也不是百分百的叛逆,因为爱好读书,遵守规矩。且我随大流,在应试教育重压下生活十五年。我是良知的知...

诗意和彷徨

诗意和彷徨


发表于2016-12-07 10:25   作者:孙启菲
殚精竭虑对于利禄孜孜以求的人欠缺了平和的心态,自然无法感应到生发的诗意和彷徨。缠绵悱恻是一种超越了图谋的意蕴,给人以无穷限的触动和闪燃,诗意在敝屣荣华浮云生死中窃取,彷徨在琼楼玉宇细雨西楼的造化中喟叹。 不在别人的灵魂上动枪动...

凄美是什么

凄美是什么


发表于2016-12-05 11:12   作者:孙启菲
凄美是原初惊艳的目光化作一块矿石的单一。凄美是憔悴。 辛苦遭逢、干戈寥落,俱化为山河破碎风飘絮。 凌乱的意识,在生命伊始之时即刻写下创痛,无论是渺茫深邃的飘忽,还是一往情深的万华,终究逃不过岁月的陆离。不忍逼视的疮疤。 月影怡人...

原本的初衷

原本的初衷


发表于2016-12-03 14:47   作者:孙启菲
本我的素性可以因悲痴而惆怅。素净雅逸和蕴含的空灵,构成了原本的初衷的一部分。随着大化之迁移改变,有些人丧失了本我的初衷,渐渐被磨平了棱角而变得矫揉造作,素朴的天然愈发远离当代人的精神视野,势利和狡诈立足于人本的恶,引发新的耐人...

文化苦行僧

文化苦行僧


发表于2016-12-02 17:09   作者:孙启菲
绝缘了肤浅和狭隘,相伴生的便是文化苦行僧的气味与角色了。 追寻一个心智灵魂的议题,需要文化上的苦行。意味深长的瑰丽雄文会随着灵智双全者的思忖而生发,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增益其所不能。说的便是一...

心智的空明

心智的空明


发表于2016-12-02 17:06   作者:孙启菲
静水流深,清空灵静的心绪。博大澄明。 心思的澄澈须当超越功利的保守性认知,空明委婉是一种简约的心窗心境的范本,不期待期期艾艾的浊世能够为自身带来仕途经济,不期待浮华倥偬的伤悲能够带来挑唆性的快感,一切都在绵渺而又开阔清平的境界...

为爱折腰

为爱折腰


发表于2016-12-02 09:40   作者:孙启菲
品读斜阳古栈道上的凄迷景致,雪夜的情思无常寄托,缭乱心襟洒落在茫茫雪雨的委婉荼蘼里,无论天上人间,都一般煮鹤与焚琴。 不想做一个愤青,用清高凛冽杀灭浮世绘的浮屠,然而杀灭又能如何,不过是给自己的心虚和潦倒添加一个萎靡的注脚罢了...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