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发表于2016-12-13 09:04   作者:罗马易
小时候,快乐是什么? 是在乡村的茅草屋檐间躲躲藏藏,伙伴老半天找不到,守他路过,蹦出来,吓他一吓;是跟着大个的穿梭在座座青山,窥视洞穴里是否真的有乌蛸蛇,然后过了老半天,飞窜出来一只翠鸟,惊得皮跳肉麻;是攀爬上十米来高的大树,...

吾国教育之谏言

吾国教育之谏言


发表于2016-12-12 09:38   作者:罗马易
关于教育,一直有话要说,压在心底七年,今天发痒,难免要说说。我不是绝对的好学生,因为有反骨。但凡存在都有道理,不合理的我会反抗。我也不是百分百的叛逆,因为爱好读书,遵守规矩。且我随大流,在应试教育重压下生活十五年。我是良知的知...

诗意和彷徨

诗意和彷徨


发表于2016-12-07 10:25   作者:孙启菲
殚精竭虑对于利禄孜孜以求的人欠缺了平和的心态,自然无法感应到生发的诗意和彷徨。缠绵悱恻是一种超越了图谋的意蕴,给人以无穷限的触动和闪燃,诗意在敝屣荣华浮云生死中窃取,彷徨在琼楼玉宇细雨西楼的造化中喟叹。 不在别人的灵魂上动枪动...

凄美是什么

凄美是什么


发表于2016-12-05 11:12   作者:孙启菲
凄美是原初惊艳的目光化作一块矿石的单一。凄美是憔悴。 辛苦遭逢、干戈寥落,俱化为山河破碎风飘絮。 凌乱的意识,在生命伊始之时即刻写下创痛,无论是渺茫深邃的飘忽,还是一往情深的万华,终究逃不过岁月的陆离。不忍逼视的疮疤。 月影怡人...

原本的初衷

原本的初衷


发表于2016-12-03 14:47   作者:孙启菲
本我的素性可以因悲痴而惆怅。素净雅逸和蕴含的空灵,构成了原本的初衷的一部分。随着大化之迁移改变,有些人丧失了本我的初衷,渐渐被磨平了棱角而变得矫揉造作,素朴的天然愈发远离当代人的精神视野,势利和狡诈立足于人本的恶,引发新的耐人...

文化苦行僧

文化苦行僧


发表于2016-12-02 17:09   作者:孙启菲
绝缘了肤浅和狭隘,相伴生的便是文化苦行僧的气味与角色了。 追寻一个心智灵魂的议题,需要文化上的苦行。意味深长的瑰丽雄文会随着灵智双全者的思忖而生发,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增益其所不能。说的便是一...

心智的空明

心智的空明


发表于2016-12-02 17:06   作者:孙启菲
静水流深,清空灵静的心绪。博大澄明。 心思的澄澈须当超越功利的保守性认知,空明委婉是一种简约的心窗心境的范本,不期待期期艾艾的浊世能够为自身带来仕途经济,不期待浮华倥偬的伤悲能够带来挑唆性的快感,一切都在绵渺而又开阔清平的境界...

为爱折腰

为爱折腰


发表于2016-12-02 09:40   作者:孙启菲
品读斜阳古栈道上的凄迷景致,雪夜的情思无常寄托,缭乱心襟洒落在茫茫雪雨的委婉荼蘼里,无论天上人间,都一般煮鹤与焚琴。 不想做一个愤青,用清高凛冽杀灭浮世绘的浮屠,然而杀灭又能如何,不过是给自己的心虚和潦倒添加一个萎靡的注脚罢了...

书虫眼中的语言文字观

书虫眼中的语言文字观


发表于2016-12-02 09:37   作者:罗马易
诗圣 杜甫曾讲过: 两句三年得,一吟泪两行。 即真正能动人心弦,感人挚深的诗句是经过千锤百炼而来的,而决非一日之寒。作为小书虫的我,深感文人墨客创作过程中的不易。 诗魔 白居易写诗写到手起茧; 文学巨匠 鲁迅通常是一包香烟,一个苦夜...

冠冕堂皇

冠冕堂皇


发表于2016-11-30 09:23   作者:孙启菲
卫道士犹爱施用冠冕堂皇的说辞,以造就高标自我的道德假象。他们无所谓真理的探寻,而将生命依附在现实抑或伦理对策的功利价值之上,因为他们不相信人至上,人高于一切,人是最高价值,人是终极价值。 生命之树常青。参差不齐的是人之心理和幻...

熨帖的心

熨帖的心


发表于2016-11-30 09:21   作者:孙启菲
宁静而雅人深致的广博,最是那一回眸的岑寂和杳然。妖娆也是自在自得的,因为和生命不期然而遇的是一颗晶莹剔透的心,熨帖的心。 熨帖的心曾经受到过真实生活的整肃,因为人间翘楚的期期艾艾往往会被弃置,而肤浅浮泛的浊世又没有静水流深的慰...

为农民说人话

为农民说人话


发表于2016-11-29 16:40   作者:罗马易
柏杨老先生只为苍生说人话。 根据《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文学应该服务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群众。 我之为文,为苍生,言之过早;为农民,理所应当。 毛泽东是农民的儿子,终身以民为师,邓小平深爱着自己的祖国和人民,...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