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b>昙花</b>

昙花


发表于2014-06-15 14:14   作者:岭南咲咲子
一日,路过繁华街角,人声鼎沸的酒吧街, 街角处,却悠悠传来隐隐约约的男声,不算深沉,确是用情。 归家后,搜出了那首歌曲。 原来是张洪量。 音线低沉分明,那种隐忍下的爆发,说昙花一现,说他沉醉凋谢的风景。 曾经想过千万种活法,却只依...

<b>《欲室漂流》——鱼与钩的纠葛</b>

《欲室漂流》——鱼与钩的纠葛


发表于2014-06-15 13:48   作者:岭南咲咲子
那个女子如此的静,却又如此不安静。 她的静,是没有音贝的静。可是,躯体内,却是波涛暗涌。 我不了解,整个篇幅它表达的是什么。或许我真的如此浅薄,我看见了爱情。 两个人,就是如此。 那个女子,潜伏在水中,阉割了侮辱她的男人。 却被他...

<b>有一天,我们会渐渐老去</b>

有一天,我们会渐渐老去


发表于2014-05-27 10:32   作者:计福
有一天,我们都会渐渐老去,只是,慢慢老去的时候更希望有那种相依相伴、相濡以沫的生活。每当那些执子之手的老夫妻相携在身边走过时,常常心生羡慕。因为谁都明白,慢慢老去的岁月总有一天会是孤独的,当生命中的另一半离去时,留下的会是一个...

<b>人生像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b>

人生像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发表于2014-05-26 08:47   作者:计福
人生其实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有时就是说走就走,而现实也会时常提醒我们的处境,会对你说,不要喊着毫无疑义的口号,当然这也不妨碍有太多人想证明这是他的时代。 其实当我们日复一日重复着自己的昨天时,或许有时会怕那个即将到来的...

<b>背着太阳前行的父母</b>

背着太阳前行的父母


发表于2014-05-17 10:23   作者:计福
作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父母从一开始就和脚下这片土地结下了一种感情,而这种感情对中国很多农民来说可能都是挺复杂的。土地在中国是没有私人所有的,除农村土地外都是有国有土地,而农村土地是作为一个比较特殊的情况存在着的,几十年来,...

<b>又是一年清明时</b>

又是一年清明时


发表于2014-04-07 15:15   作者:计福
每年清明时分,是一个千家祭扫,万家悲伤的日子,重新走进那些伤痛的记忆里,给逝去的坟茔插一朵祝福的花,洒一抔怀念的土,敬一杯哀痛的酒,说一句暖心的话:我们一定好好活着,把你们的那份生命延续。是啊,我们终将长大,当逝去亲人的名字在...

<b>愿在另一方的兄弟安息!</b>

愿在另一方的兄弟安息!


发表于2013-11-13 12:12   作者:计福
人的生命有时是很脆弱的,也许是苍天弄人,你们二十几岁的生命就这样终止了,老何是在2003年的台风天下船的时候不慎跌入海中遇难的,而金跃在2005年12月也是因为台风,轮船要在上海港口避风,跨过船舷时坠入海中遇难的,两个人,遇难情形是这么...

<b>遥寄一份远方的祝福</b>

遥寄一份远方的祝福


发表于2016-07-27 17:49   作者:计福
偶尔暂别都市中工作和生活的喧嚣,在乡间的小道上漫步时,我仍会时不时的想起曾经的那份纯真,今天,很高兴又听到你的消息了,知道你结婚后,工作可以,丈夫和孩子都健康快乐,我也替你开心,我把自己伏夜在书桌前写的一封信折叠后放在那些你曾...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