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谈文采

谈文采


发表于2016-07-28 13:45   作者:孙启菲
写作要超越伦常和琐细,凤凰台上忆吹箫的风日洒然。 梁启超的激越慷慨,章太炎的直道显世,王国维的沉郁苍劲,鲁迅的愤激瘦硬,胡适之的酣畅直白,陈寅恪的古朴谐和,真所谓刊落声华,掷地有声,馨欬音容,跃然纸上。 人之天性禀赋殊异,认知心...

天秤座女子

天秤座女子


发表于2016-07-28 13:42   作者:孙启菲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娴静逸丽,是将天秤座女子和其他星座女子区分开的标志。她们最是外儒内道,外圆内方的一群人,热衷社会公益和道德礼仪,同时内心也摆脱不开魔性的深化和超越自在的梦想。 她们喜欢和谐优雅的灵芷...

天使与恶魔

天使与恶魔


发表于2016-07-27 10:21   作者:孙启菲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天使诚然可爱可亲,恶魔也不定就是喑哑沉郁的征兆。 天使有一套行为秘术,因为安分随时,因为随波逐流,而被主流价值体系所惜取认可,而恶魔往往好似呼啸的原野之风,敲击叩问着荒诞悖谬的伪世俗文明。 恶魔...

君子独立不惧

君子独立不惧


发表于2016-07-26 08:49   作者:孙启菲
君子独立不惧,阐述概括的意指大概是一种风日洒然的心襟,不以功利权衡,不和世俗较真。说的是一种狂狷劲。 君子慎独,不浮夸,不骄矜。蕴含其间的是若以俗人皆喜荣华,独能离之,以此为快的洒脱自持。文明是功利的,是守成的,不自由的,颠覆...

漫谈文化作品中的“玛丽苏”

漫谈文化作品中的“玛丽苏”


发表于2016-07-25 09:16   作者:孙启菲
在中国的神州土壤上,文化人格意义上的玛丽苏俯拾即是。她们以自身的内敛矜持,不争不显不露以及牺牲服务的精神,以圆滑媚骨讨好男性的同时也守旧了自我,冰封了原本的风华和旷代的人性。她们不仅是疏离物化的符号,更是儒家集体无意识文化下不...

南京:六朝金粉地

南京:六朝金粉地


发表于2016-07-24 12:46   作者:孙启菲
如果问哪一座城池最具有踯躅徘徊的浅笑低吟,如果问哪一座城池最是集齐了皓月如钩和天高地阔,如果问哪一座城池最是将铁与血的历史同声声泪的凄美梦幻相结合,那便是偏安一隅的六朝金粉地:南京。 茜纱窗下,侬本多情。夫子庙贡院映照着秦淮河...

黄莺莺《葬心》(电影《阮玲玉》主题曲)歌词鉴赏

黄莺莺《葬心》(电影《阮玲玉》主题曲)歌词鉴赏


发表于2016-07-24 16:28   作者:孙启菲
蝴蝶儿飞去心亦不在 凄清长夜谁来拭泪满腮 【刻骨的陆离和悲哀,在意象扑朔迷离的闪烁中铺陈开来,蝴蝶是一种缥缈随性的象征,慰藉不了凄清长夜的宿命徜徉;拭泪满腮是命定的常态,在酩酊的人世鸣笛也是醉态】 是贪点...

极端

极端


发表于2016-07-24 15:21   作者:孙启菲
活着,就要一意孤行。放肆的爱着,如野罂栗般,恣肆的意志着。不似缥缈玉芙蓉。 日本绝代风华的导演增村保造在电影《清作之妻》中寄予了人性内涵,军官清作的妻子刺瞎了他的双眼,以此断绝他辗转流离于战争的愿想。清作之妻像一股蛊毒,霰雾弹...

男女诗篇

男女诗篇


发表于2016-07-20 11:21   作者:孙启菲
男人凭志气和意志行事,靠的是大脑;女人凭感觉和意识流行事,似文化心灵。 男人的爱,充满了兽性,和雷霆万钧的爆发性;女人的爱,充满了灵性,和清流急湍的意识性。 男人爱了,败了,朱雀心凋敝了,朝令夕改,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女...

舌灿莲花

舌灿莲花


发表于2016-07-19 16:11   作者:孙启菲
对于过分舌灿莲花的人,我是进而远之的。我认为,生命中还是多些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的些许诗意浪漫就好。 舌灿莲花,拼却蜡灯红的人,往往打出一个信号,拉出一个警笛,告诉一众此人的心襟是如何争强好胜,而本质上的拼,也是啁啾沉默...

忆福临

忆福临


发表于2016-07-16 14:29   作者:孙启菲
好似一块烙印痛嗜心头,越去摆脱总不忍,将所有的安全、稳定、声誉抛之脑后,身家性命亦不管不顾。 曾有一种滴血般的怨毒将卿的性灵环顾,亦真亦幻,浮生若斯,金銮殿一刹化作佛坛。 我本西方一衲子,因何落入帝王家? 蚀骨的成长伤痛是一种劫...

小众之美

小众之美


发表于2016-07-29 08:11   作者:孙启菲
不依傍,不附和,不谄媚,是小众之美的本质。 缱绻了一时,即可当作被爱了一世。 生命伊始,盖世的凛凛风华,即把世俗的尘埃沙砾藐杀。 曾经失恋,做街头狂怒叫,旷世的纷扰愤然将身心灭却,经过四个月痛苦的洗礼,犀利又是新生。受到小众哲学...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